讀書閣 > 玄幻小說 > 蓋世武神 > 第二千一百九十九章柏塞谷死
就在此時,只聽“轟轟轟”的聲音響起,柏塞谷的腦袋紫在瞬間就炸裂了開來,紅的血,白的腦漿頓時就噴灑了出來。

    隨后,他的身體也在瞬間爆炸,血肉橫飛。他的身體內臟也全都跟著噴射了出來。那個場面極為血腥,讓人看了只覺得胃部翻騰。

    此時的柏塞谷直接變成了血肉碎片。

    在一旁的雷克賽在看到了這一幕之后,他直接就瞪圓了眼睛,死死的盯著眼前的一幕。直到現在,他還沒有想明白,柏塞谷是怎么自爆的。

    寧川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的心臟狂跳。

    剛剛他對付柏塞谷絕對是孤注一擲。

    此時的寧川的體力也恢復了一些,他站起了身來,走向了雷克賽。

    寧川看了看雷克賽身后的魔凰,他不禁微微皺眉,眼中閃過了一抹幽深之色來,在他的感知中,魔凰已經沒有了氣息,從這不難判斷出魔凰已經身消道隕了。

    雷克賽也風非常清楚的知道這一點,他先是看向了寧川,開口問道,“剛剛到底發生什么事了,柏塞谷是怎么死的?”

    寧川微微一笑,開口回答道,“這個道理很簡單,柏塞谷本身不是很強大,他變強大也是有一定限制的,我不停的攻擊他,刺激他進化,等到了一定時候,等承受力到一定限度的時候,就會自爆。”

    聽了寧川的一番話,雷克賽這才如夢初醒,便又問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寧川淡淡的笑了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開口說道,“因為我有智慧!”

    雷克賽聽言,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寧川現在的樣子,看起來挺臭屁的,但他也要承認寧川的確是極為聰明的一個人。

    說到了這里,雷克賽轉目看向了寧川,開口說道,“就在剛才,鳳翎羽已經身消道隕了,他跟我說你一定要照顧好藍星。”

    寧川聽罷,眼中也閃過了一抹晶瑩之色來,他點了點頭,開口說道,“這個一定會的。”他說到了這里,便閉上了眼睛,感應起了藍星所在的位置。

    果然,在寧川的感知中出現了一道極為微弱的生命氣息,寧川張開了眼睛,順著那股氣息的來源尋了過去。

    最后,他在魔凰的尾部找到了一顆鳳凰蛋。

    這個蛋很大,足有一口缸大小,在那顆蛋的上面,有一些小麻點。

    寧川看著那個蛋,不禁在心中暗道,“這個真的是鳳凰蛋嗎?”

    隨后,寧川便抱起了那顆鳳凰蛋,這鳳凰蛋很重,就算是寧川抱著也比較吃力。寧川抱著鳳凰蛋走到了雷克賽身邊,他微微皺眉,對現在的這種情況也有些頭疼。

    “玲瓏還在等著我,我要怎么才能把你和藍星一起帶出去呢。”寧川看向了雷克賽,開口說道。

    雷克賽微微一笑,開口說道,“我身上的傷勢很重,若是沒有個十天八天的,怕是無法痊愈。”

    “你這個家伙啊,你就不怕我走了,不管你了。”寧川開口說道。

    “這個我還真沒這樣想過。”雷克賽看著寧川,笑道。

    他跟寧川認識的時間不長,但卻十分信任寧川,這就是他們的兄弟情。

    其實,寧川還是十分擔心玲瓏的,玲瓏沒跟著他們連個過來,心里面一定十分的擔心。

    隨后,寧川便從儲物戒中拿出了吃食,他和雷克賽兩個人吃了一些東西,行功修煉。

    寧川的恢復力是十分驚人的,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之后,寧川就恢復到了巔峰狀態。安置好了雷克賽,寧川就要起身離開地下宮殿。

    可當寧川到了深洞口說的時候,他發現出去成了最大的一個難題。

    在這之前,他和雷克賽合作可以從這里躍出去,可現在雷克賽卻成了這個模樣,他又要怎么上去呢。

    寧川的手中是有繩子,但那繩子上沒有鉤子,根本就無法用。

    這一下,寧川就是真的頭疼了。

    在這之前,柏塞谷從這里出去過,身體變得異常的強大,他又是怎么出去的呢。

    寧川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他在儲物戒里面摸了起來,很快的他就發現了一跟繩子還有一把雪亮的匕首。

    寧川一見,眼前就是一亮,他把匕首綁在了繩子上,然后飛出了匕首。

    匕首扎入到了寒冰之內,只聽“咔擦”一聲響,寧川不禁微微勾起了唇角。

    很快的,寧川就順著繩子出了洞口。

    此時,天色大亮,外面依舊是白雪皚皚。

    寒風呼嘯,吹動著寧川的衣衫,帶來陣陣寒意。

    寧川看著漫天風雪,不由得微微一笑,他體內的真元能量磅礴,那種力量感讓寧川的心情很好。他長嘯了一聲,身形一動,頓時就化作了一道閃電,疾馳而去。

    很快的,寧川就找到了玲瓏,他才靠近,玲瓏就從帳篷里面走了出來。

    她穿著一件白色的斗篷,頭發有些冰晶,一雙大眼睛就如黑色寶石一般,閃動著靈動的光澤,就如這風雪中的精靈一般。

    寧川見玲瓏出來了,他不禁微微一笑,心這才算是徹底放了下來。

    玲瓏見了寧川,臉上頓時就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來,然后飛身跑向了寧川,他伸手扯過了寧川的衣角,開口說道,“寧川哥哥,我害怕。”

    寧川伸出了手來,把玲瓏攬在了懷中,然后用手輕輕拍了拍玲瓏的后背。

    玲瓏開口說道,“寧川哥哥,我好害怕你和雷克賽哥哥有事,我很想過去幫你們,可我又怕我會成為你們兩個的累贅。”

    寧川當然明白玲瓏的心思,寧川和雷克賽是經歷了生死危機,但玲瓏在此等候,心中焦慮可想而知。

    玲瓏的手段在這個鬼地方,跟本就毫無用武之地,他過去了,只能成為寧川的累贅。

    他若是被對方給操控了,寧川和雷克賽兩個就危險了。

    寧川用手拍著玲瓏的后背,安慰道,“沒事了,沒事了,你的心思我都明白。”

    忽然,玲瓏想起了什么,他急忙從寧川的懷抱中揚起了小臉,開口問道,“雷克賽哥哥呢?”

    “他受傷了,現在還在地下宮殿里面療傷呢,你不用擔心,他沒有什么危險,柏塞谷已經被我們給抹殺了。還有,魔凰沖破了封印。”寧川用嘴簡單的話,跟玲瓏描述著地下宮殿中的情況。

    玲瓏聽言,眼睛就是一亮,他急忙問道,“寧川哥哥,魔凰到底長什么樣子啊?”

    “我們先收拾好東西,然后再一起回去,雷克賽還在地下宮殿里面,詳細情況,我們一會兒邊走邊說。”寧川一邊收拾東西,一邊對玲瓏說道。

    玲瓏很聽話的點了點頭。

    在路上,寧川這才詳詳細細的跟寧川說了一下他和雷克賽在地下宮殿里面的遭遇,聽到了驚險之處,玲瓏不禁呼吸急促,用小手不停拍著胸口。

    說完了這些時候,寧川很是爽朗的大笑了起來,“我真覺得自己就是一個不死的存在。”

    “寧川哥哥,你得到了上天的庇佑。”玲瓏說道。

    “有你這個妹妹一路陪著我,也是我的幸運。”寧川很是認真的說道。

    玲瓏嘻嘻一笑,露出了甜美的笑顏來。

    他的笑容美麗,就像是春日里面的花朵一般,他一笑,整個雪域都跟著溫暖了一些。

    不大一會兒功夫,寧川和玲瓏兩個人就再次回到了地下宮殿。

    還沒進入到宮殿中,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就沖了出來,空氣中到處都是腐爛的味道,令人作嘔。

    眼前的這一幕讓人看起來很不舒服。

    柏塞谷活著的時候,地位尊崇,他的長相又極為俊朗,也不知道有多少女子仰慕著他。就在他正當年少,風光無限的時候,卻落得如此下場,說來,也是極為可悲的。

    玲瓏見雷克賽正在運功療傷,他疾步走到了雷克賽身邊,開口叫道,“雷克賽大哥。”

    雷克賽睜開了眼睛,他一眼就看到了玲瓏,不禁微微一笑,開口說道,“玲瓏妹妹。”

    “你覺得還好嗎?”玲瓏眨巴著眼睛,開口問道。

    雷克賽再次笑了一下,開口說道,“我覺得還好,你不用擔心我。”

    說到了這里,雷克賽不禁皺了皺眉,開口說道,“這里的味道有些重了啊。”

    寧川聽言,不禁哈哈的笑了起來。

    很快的,玲瓏就把視線轉移到了那顆鳳凰蛋身上,他一臉好奇的問道,“寧川哥哥,這就是藍星嗎?”

    “是,這就是藍星。”寧川點了點頭。

    雷克賽道,“好了,我們找個干凈點的地方說話吧。”

    隨后,寧川點了點頭,背起了雷克賽,玲瓏則是抱起了鳳凰蛋。

    三個人出了這座宮殿,便到了還支著帳篷的那座宮殿,三個人進了帳篷,寧川便點燃了火靈符。

    帳篷里面很快就變得溫暖了起來,等幾個人坐下了,這才紛紛注目看著鳳凰蛋。

    鳳凰蛋什么時候能孵化出來,小鳳凰什么時候出現,這對于他們三個人來說,是一件讓人十分激動的事情。

    鳳凰誕生,這又是什么樣的一種情況呢。
捕鱼达人 天天送金币 小辣椒大唐棋牌下载 湖南幸运赛车历史开奖 福建省31选7选号技巧 六肖六码期期中 利升国际棋牌游戏手机版下载 河北11选5模拟选号 白姐四肖必选一肖一码 东北麻将怎么胡 上海11选五今日开奖结果 精准三头六尾中特 北京麻将捉五魁规则 信威集团股票股吧 耀文网赚博客 福州麻将规则图解 炒股软件免费 上海天天彩选4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