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閣 > 都市小說 >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 第94章 你果然是懂我的
    夜。

    昏暗的臥室內,佘惜露盤膝坐在床上,抬頭望著掛在面前墻壁上的兩幅字帖。

    一幅字帖書有‘絲而累,以至于寸,累寸不已,遂成丈匹’,另一幅字帖書有‘寶劍鋒從磨礪出’。

    ‘幽嬋,這次情況還是挺危險的。’

    佘惜露在心中說道:‘我以后還是把止水送我的字帖隨身帶上吧,就是麻煩了一點,找個長筒盒子裝起來好了。’

    這次她就是因為覺得麻煩,才沒有帶上字帖,主要也沒想到居然會遇到這種危險。

    “沒事,估計用不了多久,你就能進入第二天關,幾乎所有法身傳承,第二天關都能學會‘袖里乾坤’的法術,到時候就方便了。”幽嬋說道。

    佘惜露哦了一聲,又問道:‘那我應該帶哪幅字帖呢?還是兩幅都帶上?’

    “對你來說,提升境界更重要,積蓄靈力的話……你現在第一天關的靈力已經滿了,暫時用不到。”

    幽嬋說道:“平時你就帶著‘絲而累,以至于寸’這幅字帖吧,雖然我也沒太懂它蘊含的大神通具體是什么效果,但大致是以無數的法力絲線,形成猶如布匹一樣的大神通,估計是封印、防御之類的效果吧,反正有陸劍仙保護你,就算敵人太強,你也可以用它束縛敵人。”

    ‘好吧。’佘惜露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又問道:‘要不……我回頭找林止水多要一些字畫什么的?底牌越多越好吧?’

    “多要?這等大神通的字帖,哪是你想要……”

    幽嬋說了一半,忽然又想到之前她每次都會被小蛇打臉,忽然又默默地把剩下的半句話咽了回去,有點無奈地說道:“你能要到就要吧。”

    佘惜露想了想,在心中說道:‘不過,暫時也不急,就算止水愿意多送我幾張,我也帶不了那么多啊,等我達到第二天關,學會袖里乾坤再說吧。’

    ……

    ……

    時間一天天過去。

    七天后,夜晚。

    一家電影院的放映廳內,銀幕上正在播放一部沒有動作的愛情片。

    “快親,快親啊……”

    處于隱身術狀態的佘惜露,握緊了小拳頭,眼睛盯著前方那對不斷靠近的狗男女,不由得在心里催促起來。

    過了半晌,前方那對男女終于親上了。

    而佘惜露眼中,那兩人之間的情意紅線,也正在不斷變得濃厚而真實。

    “yes!”

    佘惜露不由得在心中歡呼一聲,‘我天,終于又成了一對真情實意的,累死我了……’

    “現在的凡人還真是虛情假意啊,要是月老現在還負責處理姻緣,怕不是要當場氣死了。”

    她腦海中的幽嬋嗤笑道:“你這些天找的男女,明明有不少都已經行過夫妻之禮了,情意紅線竟然還似有若無的,顯然沒動真感情。”

    ‘沒辦法,現在的渣男渣女太多了……’

    佘惜露嘀咕一聲,靜心感受著體內‘西王母’法身的蘇醒程度,隨即小臉上不由得露出一抹喜色:‘西王母法身的第一天關‘姻緣王女’已經完全蘇醒了!居然這么快?’

    幽嬋懶洋洋地說道:“可能是因為這次找到的情侶比較真愛吧,在你手上成就的姻緣越多,情侶情意越高,就更貼近‘姻緣王女’。”

    “呃……”佘惜露疑惑道:‘傳承信息里描述的,一般不是要上千對情侶才能成嗎?’

    “那是指普通修行者,你又不一樣。”

    幽嬋淡淡道:“這法身修行之道,無非就是‘積蓄靈力’和‘喚醒法身’兩個階段,喚醒法身就看法身對你的熟悉程度,讓法身熟悉你,要么你和西王母的經歷相似,要么你認知的大道與西王母相似,它自然會認同你。”

    “這也太快了吧,我才修煉幾天啊。”佘惜露驚嘆道。

    “我早說了,你的資質、天賦、靈性都堪稱冠絕三界,又有兩幅珍貴無比的字帖幫你,你條件這么好,幾天有什么稀奇的?”

    幽嬋沒好氣地說道:“那字帖上的金行殺伐之道,與西王母法身本質的‘司天之厲’極為契合,你這些天又觀想了很多次,就算摸不到真正的大道門檻,但也窺伺到‘大道表象’的一角了,即便是最淺顯的大道表象,只要能完全看清,也能五關合一,法身圓滿,成就陸地神仙。”

    她頓了頓,說道:“你現在對于大道表象的認知,可是比很多修行者都要強的,法身蘇醒的程度自然也很快。”

    佘惜露恍然,不由得欣喜道:‘我今天可以開始修煉第二天關啦,不知道這次要花幾天呢?’

    “估計也用不了幾天吧。”幽嬋隨意道。

    ‘西王母法身的第二天關,叫做‘破厄公主’。’

    佘惜露仰頭靠著椅背,雙手扶著座椅的扶手,輕晃著雙腿,在心中說道:‘蕭穗說,這一天關的關鍵在于‘破厄’,也就是破除、阻止災難,就能逐漸喚醒法身了,除了種種破厄法術之外,我還可以提前預感災難的發生。’

    “這是宿命一類的天賦神通‘兆見’。”

    幽嬋忽然笑道:“就像是提前預知一樣,倘若有危險災難來臨,你就有可能提前看到宿命長河給予的關鍵畫面,盡管只是最淺顯的兆見,但你就有機會提前應對。”

    “預知未來啊……”佘惜露恍然。

    “對,這神通本來用處不大,也只能預知凡人造成的災害而已。”

    幽嬋笑吟吟地說道:“但這神通最看重的是元神的本質,配合我們的元神層次,‘兆見’的用處還是很大的,即便是仙神真魔,也無法逃過你的兆見。”

    佘惜露暗自嘀咕:‘那我豈不是可以去算命了?’

    “可以這么說。”幽嬋說道:“反正這現代人里面,也有不少神棍算命的大師,你用這種方法提前預警,阻止災難,也能喚醒法身。”

    ‘得了吧,我連話都說不好,還裝大師呢,誰信我啊……’

    佘惜露憂愁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臉,‘不過,林止水倒是挺會裝的,明明來頭那么大,裝凡人卻裝得那么像,吃喝拉撒樣樣不少,還動不動就說自己只是個書法大師,而且還精打細算地數錢……’

    “你懂什么?”幽嬋哼了一聲,說道:“這叫返璞歸真,偽裝凡人自然也是一模一樣,對于這等大能而言,這有何難?你應該向他學習,在凡塵中多多歷練才是。”

    佘惜露有點委屈,明明以前都是她幫林止水說話的,現在怎么反過來了?

    這個舔蛇……

    、

    ……

    深夜時分。

    佘惜露閉目盤膝坐在臥室的床上,面前放著一幅書有‘絲而累,以至于寸,累寸不已,遂成丈匹’的字帖,不斷吸收著其中洗練出來的精粹靈氣。

    她嘴角微微泛著一絲笑意。

    隨著她的修為上升,這字帖洗練靈氣的速度也更快了好幾倍,盡管需要的靈力也更加龐大,但最多三天,她就能蓄滿第二天關的靈力了。

    忽然間——

    佘惜露的意識變得有些恍惚,恍若感受到了某種冥冥中的提示一般,腦海中忽然閃過了一幅奇異的畫面。

    略顯朦朧虛幻的畫面中,一個面容棱角分明,略顯黝黑,眉毛有如劍鋒般的中年男子,忽然被一團幽暗深邃的黑色火焰所包圍,似乎即將化為灰燼!

    “嗯?”

    佘惜露豁然睜開雙眼,有些心悸地深吸一口氣,隨即焦急地在心中說道:‘幽嬋,‘兆見’出現了,我看到那個陸青鋒……他好像被上次那種黑色火焰燒成灰了!’

    “什么?”

    幽嬋有些吃驚,說道:“莫非是……那黑炎主人親自出手了?”

    “可能是吧……”佘惜露喃喃道。

    “那黑炎主人蟄伏了好幾千年,怎么會這時候忽然出手?”

    幽嬋驚疑不定地說道:“就連幾百年前,那青城的封印大陣出現破綻的時候,那黑炎主人都沒有趁機去打破大陣,怎么會現在出手?”

    或許其他修行者不太清楚,但當時她從那燃燒的黑炎就能看出來,那黑炎的主人必然是第一等真魔!

    這等可怕的外魔,即便是大羅金仙下凡,也毫無意義,即便是天道境之下的那些古老存在,轉世凡間也難以阻止第一等的真魔。

    第一等的外道真魔,在凡間那就是真正無敵的存在!

    那黑炎主人都在人間蟄伏數千年時間了,卻從未影響過修行界,這次若非算命人坦白,恐怕都還不知道人間有這等恐怖的存在。

    ‘它’幾乎不會命令自由外魔做什么,所以自由外魔若是性子懶散,或許還真未必會和修行界為敵。

    而蟄伏了數千年的黑炎主人,為何會出手呢?

    ‘會不會是我的兆見出錯了?’佘惜露忍不住問道。

    “怎么會?”

    幽嬋說道:“兆見所預示的,一般是宿命長河的無數支流之一的方向,是可以改變,但既然存在……就說明是原本會發生的未來,你會出現兆見,說明真的威脅到了你的生命。”

    ‘那……怎么辦?’佘惜露說道:‘我記得陸劍仙有一幅林止水送他的字帖吧?難道這還不足以化解危機嗎?’

    “僅憑一幅字帖,對第一等真魔是沒什么作用的……”

    幽嬋嘆息一聲,說道:“倘若是天界,林止水的法力和境界匹配的話,隨便寫一個字,就能瞬間鎮死第一等真魔。

    “但這里是凡間,天規所限,即便是林止水書寫的字帖,筆墨中蘊含的仙力也只是半仙層次,在基礎上還不及第五等真魔。

    “那大神通之所以那般可怕,完全是因為那些字帖中所展現的境界,高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至少是以一條圓滿的大道為根基,且融合有其他多種大道的法理,境界上徹底超越大羅之境,才有那般威能。”

    幽嬋輕嘆道:“但就算是這樣,受法力的限制,那些大神通發揮的威能也是微乎其微,比如那太陰星投影形成的一角廣寒宮虛影,若有與境界匹配的法力,完全可以形成完整,且接近真實的廣寒宮虛影,而前些日子所見的那點威能,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佘惜露一怔,擔憂地問道:‘那如果那個黑炎主人出手的話,豈不是林止水也擋不住?’

    “僅僅是他的字帖,當然不行。”

    幽嬋無奈地說道:“僅憑字帖,別說是滅殺第一等真魔了,就算是滅殺第二等真魔都難,基礎上實在太遠了,但他親自出手的話,應該沒問題……”

    ‘應該?’佘惜露忍不住問道。

    “這要看他恢復多少前世記憶和境界了。”

    幽嬋沉默了一下,說道:“以他目前表現出來的境界,親自出手的話,應該不難對付第一等真魔,如果他完全恢復了前世的境界,即便只有半仙法力,也能彈指間鎮殺那黑炎主人!”

    佘惜露微微松了口氣,恍然道:‘難怪蕭穗姐姐對止水這么有信心……’

    “那是自然。”

    幽嬋輕聲道:“但,你何時見過林止水親自出手?從你認識他到現在,他一向都只是送字帖,從未親自出手,恐怕也是因為他不愿意出手吧,他偽裝凡人在人間布局,定然有不愿出手的理由,所以……你還是別指望他出手為好。”

    ‘那……我明天問他多要點字帖防身?’佘惜露問道。

    “如果可以的話,那最好。”

    幽嬋嗯了一聲,又說道:“要是能讓他幫忙畫一幅水墨畫,那就更好了,雖然我沒修過天道,也不太懂那水墨畫之中所展現的境界,但肯定是凌駕于那些字帖之上。”

    ‘哦,好吧……’佘惜露輕輕點頭。

    ……

    ……

    次日清晨。

    “喲,這么早。”

    林止水剛準備出門,卻是發現小蛇臥室的房門忽然打開了,見她穿著睡衣站在門口,不由得笑了笑,說道:“打算給我個早安吻嗎?”

    佘惜露小臉微紅,有些忐忑地咬著嘴唇,底氣不足地小聲道:“那個……我昨天發現一個麻……麻煩事,不過,不用麻煩你……你親自幫忙,能不能多……多送我幾幅字貼,要是有張水墨畫……就更好了……”

    “多送一些?”

    林止水愕然,前一陣子不是才送了小蛇兩幅字貼嗎?

    現在她突然又想多來幾幅字帖,難道她是打算當成禮物送人?

    說起來,小蛇最近和蕭穗走的是挺近的,估計在‘知名美少女作家’這條成名的路上,也開始踏出自己的步伐了,莫非……是蕭穗給她出主意,讓她多準備一些字畫之類的禮物,方便打通關系人脈?

    也是,國內畢竟是一個人情社會,關系和人脈,有時候往往比能力更加重要。

    上次他就按照蕭穗的建議,特意寫了一幅‘此乃吾屬,請照拂一二’的字帖,可能是得到了某位喜愛書法的大佬的肯定,所以蕭穗才給小蛇出了這個主意吧。

    “小蛇,你想要我的字帖……你不是為了自己吧?”林止水笑吟吟地看著她。

    “呃……”

    佘惜露見他一臉‘早就看穿你了’的表情,頓時不好意思地微微低下頭,點了下腦袋,“嗯……你……你知道啦?”

    “我可是你男朋友,當然懂你了。”林止水笑了笑,打算再確認一下蕭穗的想法,便又問道:“不過,這事……蕭穗是怎么看的?”

    “蕭穗姐姐?”

    佘惜露微微一怔。

    她知道,蕭穗對林止水很有信心,只是……這得建立在林止水愿意出手的前提上吧?

    如果林止水不愿意出手的話,對付那第一等真魔,似乎還是有點難。

    “她……她想的是,這件事……主要還是……看你。”

    佘惜露有些無奈地說道:“但我知道,你……你也有你的難處,因為某些原因,你也不方便親自露面,所以,你……你只要送我些字畫就行啦。”

    林止水聞言,不由得一怔。

    隨即,他暗嘆一聲。

    小蛇看似懦弱膽小,但實際上卻是心細如發啊,看來……盡管他天天吹噓自己的書法,但她恐怕早就知道他是在忽悠客人賺錢了。

    他一個沒什么名氣的書法家,即便真的有大師水準,可是不太懂書法的人,一看他年紀輕輕,又沒多大名氣,恐怕或多或少也會輕視他,像這種送字畫的行為,不露面才是最好的。

    沒想到,小蛇竟然也懂這個道理?

    “不愧是我的小蛇,你果然是懂我的。”

    一時間,林止水不禁有些感動,走過去抱住了她的嬌軀,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隨即在她耳邊輕聲道:“放心吧,就算我不方便親自現身,也會在幕后當你的支柱,你想要什么,隨時和我說就是了。”

    佘惜露有點懵,但還是眼圈一紅,抬起手緊緊抱著他,輕輕地嗯了一聲。

    “我就說吧?他肯定是不愿意出手。”

    幽嬋在她的腦海中說道:“不過……我真是不懂,他這樣的大能,到底喜歡你哪啊??”

    ……

    PS:(二合一的大章……最近做的有點多,腰酸背痛,有點坐不住,今天出去開了不少膏藥,貼了一圈……本以為可以加更的,結果高估我自己了……緩一天吧~~)

捕鱼达人 天天送金币 3d过滤器在线缩水 广西11选5开奖彩图版 冠农股份股票行情 河北十一选五直选前三 上海天天选4开奖结果 体彩今日开奖直播视频 七乐彩全部号码超长版走势图 国内有什么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11选五5开奖结果,吉林 山东扑克3顺子中多少钱 2015上证指数最高点 广西快3福彩快三官网 时时乐上海走势图 最精确专家预测七位数 广东快乐十分前三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