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閣 > 都市小說 > 超完美神豪夏丘姬韻雪 > 第六百四十九章 夏丘傷心
    城墻外的聽了這話,頓時松了一口氣。

    身體的速度不由得又加快了幾分鐘。

    幾個人已經靠近巍峨的城墻,心中一橫,直接撲了過去。

    奇怪的一幕出現了。

    這些人撞上了雄偉的城墻,就像撞上了虛影。

    他們一轉眼就過去了。

    很快,他們就踏進了法陣。

    但是當外來的修者打到城墻上的時候,被城墻狠狠的打掉了。

    有幾個人甚至直接被城墻的抗震力擊倒而死亡。

    “郭兄,還有十個呼吸…”金光全身奔放顫抖,眼睛都紅了。

    很多強力修者都知道,激發潛能的秘法對自己傷害極大,小到幾年內傷,大到降境界,甚至有可能修為從此無法進階。

    但基于金光與郭志剛的關系,他知道郭志剛秘術的價只有一個,那就是道死。

    想想也是,能不能把修為提高到一個小水平的秘術,是不是那么好用,成本勢必極高。

    “這美食法寶竟然是方墻!”

    灰袍的中年男人先是驚訝,后來眼睛一閃,眼里的熱度已經到了極致。

    “這個寶藏被徐道友逼出30%的力量。

    恐怕他…“墨冥搖了搖頭。

    憑著幾百年的經驗和洞察力,他馬上就能判斷出這件法寶在虛幻的墻上有多厲害。

    一般情況下,金丹后期的修者只能催促極品法寶20%的威力,修為遠超同等級存在時,才勉強催促30%。

    由此可見,郭志剛的潛在奧術極其霸道。

    恐怕非同尋常,也能猜到對方的操作成本。

    “許道友,你這就是為什么…”黑袍中年眼情結,暗藏憂傷。

    他們的鬼魅門和云楓門已經明爭暗斗了一百多年。

    兩人的金丹大能對彼此有著非常好的了解。

    在某種程度上,他們是知己,早已是半敵半友的關系。

    他們對彼此也有仰慕之情。

    如果說要徹底消滅對方的氏族,雙方都不會猶豫,但在內心深處,都不愿意這樣去干掉對方的一個金丹大能。

    雖然鬼魅門在這場爭中有自己的目的,但最終,這場爭是他們無法控制的。

    云楓門,這兩個元嬰怪都沒用。

    清鴻宗借機吃下云楓門和承竹國,這是可以預料的。

    鬼魅門正是順勢而為,順勢而為。

    清鴻宗是一個真正的大型氏族,而且是燕州中唯一的大型氏族。

    其深厚[博看小說網 www.wkxs.info]的底蘊達到了難以想象的程度。

    在清鴻宗眼里,其他燕州勢力不是螞蟻,但也不會強大。

    在清鴻宗看來,云楓門和鬼魅門這些稱霸一方的中型氏族大多是一只被的綿羊,只要有機會就會毫不猶豫地揮舞屠刀。

    想到郭志剛接下來的命運,兩位鬼魅門元老難免生出一種悲情。

    “你們兩個還在等什么?

    趕快和我一起把這寶藏打通吧!“灰袍男發現了墨冥和墨冥的區別,頓時臉色一沉,厲聲張大了嘴。

    “藍道友放心,我兩個人一定全力以赴。”

    墨冥聞言,嘆了口氣,將手中的鬼杖往空中狠狠一扔,同時雙手捏術,嘴里嘟囔著,迅速往空中鬼杖成了幾招。

    鬼杖頓時發出無數刺耳的白芒,在一片噼里啪啦的響聲中,化作一具完整的骷髏,雙手握著白骨紋理的武器,腿上布滿倒刺,身高十丈,全身潔白如玉,在陽光的照耀下,煥發出密集的白光,顯得猙獰詭異。

    另一位中年黑袍則沒有說什么。

    在他雙手舞動的時候,一個巨大的掌影出現在他的面前。

    漆黑如墨,七八丈大小,一股陰森恐怖的氣息從里面冒出來。

    灰袍人到中年見此,看上去略顯寬松,拋出手中的玉棍,在空中轉了一圈,就在風中變成了一根幾十丈長的巨大石柱。

    他大手一揮,一邊帶著骷髏和巨掌走去,一頭撞向房子的墻壁。

    “轟……”一聲驚天動地,氣勢磅礴的巨響剎那間傳出。

    云楓門所在的100多座山峰顫抖著,大地轟鳴著,天空搖晃著,四面八方蔓延開來。

    這時,被阿坊墻融化的千丈城墻劇烈晃動。

    上面墨綠色的墻面出現了層層漣漪,瘋狂的漣漪,相互交錯,光線開始暗淡下來。

    再看城墻厚度,也縮水了近三分之一。

    巨大的石柱,十尺骨架,黑色巨掌,一擊后被方墻射開,但并未倒塌。

    見狀,灰袍男子欣喜不已,二話不說,又要發起攻擊。

    被城墻包裹著的云楓門在他腦海中嗡嗡作響。

    修為較弱的紛紛吐血,站不穩,倒地不起。

    金色的眼睛里透露著驚恐,但也透露著焦急,此時距離陣開的地方,有七股氣息。

    郭志剛是一口血再次噴涌而出。

    原來,由于他的秘技,臉色紅潤。

    這時,他的臉色又變得蒼白,在外的皮膚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衰老。

    就連他的兩根手指也失去了血肉,露出密密麻麻的骨頭。

    在他眼里,隨著城墻的光芒漸漸褪色,他漸漸變得毫無生氣。

    然而,他立刻看到了城墻外的蕭云和夏丘。

    他們離城墻還有十英尺遠。

    如果他這個時候撐不住他們,那方墻馬上就會倒塌。

    結果蕭云和夏丘沒有機會逃入法陣。

    想到這兩人是云楓門未來的希望,郭志剛的心滴血,悲憤到了極點。

    絕望中,他猛咬,一大塊立刻被他咬掉,張口吐出一團血肉。

    在劇痛的作用下,原本松懈的精神頓時顫動起來,前所未有的光明和瘋狂在他的眼中爆發。

    他握緊拳頭,在身上砸出七八個血洞,大量鮮血從中涌出。

    一時之間,他變成了一個血人。

    郭志剛張開嘴,發出一聲震撼的吼叫。

    他的眼睛里閃著血光,他的身影閃現。

    他投身于被阿芳之墻融化的光幕中,成為維持寶藏陳列所需的能量。

    阿方強瘋狂地吸收內部血人噴出的血,隨即將郭志剛全部吸干,肉骨不留,整個人徹底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吞噬郭志剛之后,阿芳的墻壁立刻發出低沉的嗡嗡聲,全身爆發出強光。

    勢頭再次攀升,還沒來得及紅火。

    “郭兄!”

    “郭長老……”阿芳墻內外的弟子悲痛欲絕,眼圈發紅,身體顫抖,黯然神傷。

    金光的臉色瞬間蒼白,眼睛里流出了血淚,拳頭嘎巴地緊握著,一股非常強烈的仇恨從他的心里涌出,遍布全身。

    離城墻不到一丈的蕭云,眼睛通紅,面容憂傷,頭腦執著。

    說到速度,它就極速奔向法陣所在的地方。

    只有活著逃出來,才有希望在未來為郭長老報仇。

    夏丘也看到了剛才的一幕,心中不禁對鬼魅門產生了一股滔天的怒火。

    以他的身份水平,自然不可能知道清鴻宗。

    

捕鱼达人 天天送金币 上海十一选五五一天有多少期 股票下跌对上市公司影响 全国前三配资 天津11选5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 一分彩是国家开奖吗 广西11选5软件 幸运飞艇走势图技巧图片 好股票配资平台 浙江体彩6+1规则 佳永配资 江西多乐彩 内蒙快三预测专家预测 代客理财 七星彩2020010期开奖时间 宁夏十一选五的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