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閣 > 歷史小說 >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 > 第371章 孤獨者
    順天府。

    衙門外的石獅子下方擺了一塊大牌子,上面的內容頗有些奇怪——京師疫情防控中心。

    “又上班了。”王笑站在牌子前伸了個懶腰。

    他每次看到這幾個現代感十足的字,便覺得心中的那點惡趣味得到了滿足,稍稍排解了上班的枯燥。

    事實上,他最近每天做的最多的,便是坐在這衙門里安排事情。

    大方針無非是那幾項,具化到人手、分工,以及時常發生的意外情況,便頗為繁瑣無聊。

    “如今別的方面都已進展順利,就是……焚燒尸體,百姓始終不愿意。”知府夏炎道:“據說已有人在串聯,要強烈反對此事。”

    王笑點了點頭,道:“這事我會安排。”

    說著,他隨手拿起齊王的印章,啪啪便是一通蓋。

    夏炎雙手接過,各項事務分派完,又賠笑道:“駙馬也累了吧,歇會兒?下官有上好的茶葉。”

    “不必了。”

    夏炎便又笑道:“下官聽說,朝中不少人在為駙馬請封候爵,下官這廂便提前恭賀駙馬了。”

    王笑擺了擺手,心知這對方是想投靠過來。

    他其實對夏炎印象不差。

    夏炎一聽說齊王被罰跪便捉了王珰……聽起來蠻讓人生氣的,但王笑卻能看出其中門道。

    首先,王珰是王笑的堂兄,卻不是關鍵人物,‘以婢為妻’也不是大罪。人選和罪名都拿捏的恰當好處,夏炎既能和王笑劃清界限,又不至于過份得罪他。

    其次,夏炎并未讓人停止清理溝渠,為的便是‘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

    總得來說,這是個墻頭草,但水平還是在朝常官員的平均線以上。這幾天王笑用他用得還蠻順手的。

    世間大多還是這樣的官。

    王笑不露聲色道:“夏大人安安心心做事,不必多想。”

    夏炎便知道王珰一事這便過去了,緩緩退了出去。

    王笑便提筆寫接下來的計劃。

    不一會兒,周衍走了進來。

    “殿下有事找我?”王笑起身行了一禮,有些敷衍。

    周衍道:“你怎么知道?”

    “夏炎剛走殿下便進來,想必是等了一會了。”

    周衍點點頭,似乎猶豫著如何開口。

    王笑便重新坐下來,繼續寫他的東西,嘴里漫不經心道:“宋先生來過了?”

    周衍訝道:“誰告訴你的?”

    “我猜的。”王笑道:“我還猜,宋先生說我壞話了。”

    “也不算……壞話。”

    王笑點了點頭,沉吟道:“想必宋先生說,太子叛亂之時,我本有機會扶殿下登基,但我卻沒有做……”

    周衍面色一變,低聲道:“這話不可亂說。”

    “宋先生敢說,我便也敢說。殿下不妨直言,是或者不是?”

    周衍嚅了嚅嘴,終究還是道:“父皇畢竟年輕大了,精神不太好,能讓他頤養宮中……也是良策。”

    他來之前,想像的對話內容完全不是這樣。現在只覺得王笑捏著節奏,自己全然沒辦法主導談話。幾句話功夫,竟是真心話都說了出來。

    “殿下已是儲位人選,還擔心夜長夢多?”

    周衍不應他,臉一板,有些不忿又委屈地道:“你是孤的姐夫,本該向著孤的。”

    王笑沒有抬頭,應道:“不錯,那夜我確實可以扶殿下登基,還有八成把握能成。”

    周衍一愣,他沒想到王笑會這樣直接了當地承認下來。

    “殿下不是性急之人,宋先生是怎么勸殿下的?”王笑反問道。

    周衍便深吸一口氣,嘆道:“這些年來,父皇做的確實不好,如今江山危極,必須要有銳意進取之君,賢良輔政之臣,大刀闊斧……”

    王笑道:“所以,殿下是明君,左經綸、宋信兄弟是名臣。殿上繼位了便可緩楚朝危局?”

    “孤自然要勵精圖治……”

    “父皇難道不勵精圖治?”王笑終于擱下筆,站起身,注視著周衍,道:“你們總在說他昏聵平庸,總覺得換個君王這天下便能好。父皇確實未必賢明,但他身處帝位十七年,至少在現在,他還是這天下當皇帝最專業的。很多決定,外行人看起來蠢,卻是他身處局中能做出的最優解。而事情結果,是由無數外力共同推動的。這天下,不是換個人上位便能解決的。”

    “呵,一個個,要么自命非凡,要么權欲熏力……為什么?為什么所有人的眼睛永遠盯在高位之上,為什么永遠不肯低下頭看一看?!”

    王笑說著,忽然有些生氣起來,道:“帝王、將相……權力……從我看到朝堂的這一天,每個人都在追逐權力,只追逐權力!勸殿下上位、勸我去謀侯爵。但為什么不肯先想一想,有了權力之后該怎么做?”

    周衍一愣。

    王笑忽然抬手指著門外,道:“實話與殿下說吧,京中兵馬我都已掌握下來,為的是控制交通,為的是接下來的平抑糧價,為的是防備女真人……但,殿下若是想,我現在就可以扶殿下繼位。”

    “你……你瘋了?”

    “我說真的。”王笑道:“若者殿下現在便可以視自己是君王。來,勵精圖治吧,殿下可以直接行使帝王之權。只要吩咐,臣這就辦。”

    這些大逆不道話聽在耳里,驚得周衍一愣一愣的,一時竟不知如何回答。

    他退后了一步,喃喃道:“你……”

    王笑目光灼灼,又問了一句:“殿下要如何勵精圖治?”

    “自然是均田地,練精兵。”

    “均田地,好啊。”王笑道:“現在卞修永領群臣死諫反對,殿下打算如何應對?”

    周衍喃喃道:“這……”

    “要不要臣將他們打下去?敢不聽話的就殺掉。”王笑道:“但如此一來,天下士林都會聲討殿下。好,我們先不理,均田地由誰來負責?是否左經綸?”

    “自然是左公……”

    “好,殿下置盧首輔于何地?戶部握在他手中,又如何處置?昆黨是東林正統,世間讀書人反對殿下的聲浪又高一層,如何是好?奏成業是盧首輔的政治同盟,遼東戰局是否有變數殿下想過沒有?”

    王笑道:“還有練精兵是吧?糧錢何來?哦,我們來抄勛貴,這活我熟。”

    “但殿下別忘了,我們是宮變登基,立足未穩,再敢抄一家,各地藩王反不反?宣大孫白谷、遼東秦成業怎么想?鄭元化挾皇孫于南京如何反應?殿下的兩個兄長一個封地在山東、一個在江西,到時又會如何反應?唐中元是否會因此更得人心?”

    “最壞的打算是,全天下都會反對殿下。一夜之間,眾叛親離。”

    “還有,現在擺在父皇桌案上的奏折,殿下打算怎么解決?遼東還缺兩百萬糧餉;宣府大同則是缺兵丁;有情報傳來,女真今冬可能會入寇;北方五省都在發雪災;居庸關長城破敗需要重修;萊州有倭寇登岸……”

    “這些,還只是臣一時半會想到的問題。但殿下如果真的做過一件事,便該知道做事時會出現各種各樣的意外、難題。殿下想當儲君、想當君王,可有做好如何面對這些問題的準備?”

    周衍面色慘白,想開口卻不知如何說。

    “要取帝位很容易,京城守備真的很空虛,鄭元化不管是想扶太子還是皇孫登位,當夜便可以做到,他沒做,因為他明白,當此時局守業比創業難。”王笑道:“要撰取權力容易,要使用權力做事卻很難。更難的是,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能不能記得,我們真正想做的是什么?”

    “是要個人的一世榮華?還是能記得最開始,只是想為受難的人做些什么?”

    王笑說到這里,撫著額頭,有些疲憊地嘆息了一聲,緩緩道:“殿下啊,和那些老狐貍斗了這么久,我也很累了。我們的眼睛先不要盯在那個位置上,暫時忘掉什么王侯將相。安安心心地把防疫做好、把糧價平抑……好不好?”

    周衍默然良久,終究低聲應了一句。

    “好。”

    他心里卻是想道:自己這個姐夫原來愛講道理,好煩啊。

    也不知他攥那么多兵權要干嘛……

捕鱼达人 天天送金币 七星彩玩法介绍 广东11选5现在有没有开奖 大乐透技巧规律和口诀 今日股票牛股推荐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数据 彩种最全的彩票平台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体彩7位数开奖结果 福彩东方6 1最新开奖 女篮亚洲杯决赛录像回放 平特肖论坛期期实战 浙江11选5走势图表 秒秒彩的原理 幸运28大小单双预测网 彩票北京pk拾 app下载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