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閣 > 玄幻小說 > 明尊 > 第五十一章顛倒八陣奇門定
    錢晨請侍女去稟告船東,自己先回到了第三層艙房內,拿回了三足小爐,爐前一灘飛灰落在地上。他隨手一指,將這攤灰燼卷入江中。

    “果然有人撞了上來,不虧我故意將八景爐遺留在這里!”

    錢晨算計著張懷恩和知夏兩人離開船艙時,若是有人暗中關注他們兩人,必會注意到隔壁同時消失的自己,而自己房中最顯眼的就是這三足小爐。所以隨手布下了一個殺局。

    沒想到,居然不是剩下的那兩個殺手上鉤。

    說明,還有一方勢力,也注意到了張懷恩和知夏兩人。

    錢晨拎著爐子轉上了四樓,只見底下三層都有散修被驚動,走出艙房,當然,也有人不欲惹麻煩,把自己鎖在了艙房里。

    錢晨看見元皓拿出了幾面小幡,正在施法祭煉。

    他不斷灑出靈玉粉碎成的玉砂,拋灑在幡面上,同時不斷打出法訣,修改幡面上的陣紋。

    “這些人果然有些不凡,居然對陣法都有所了解……”錢晨心中暗道。

    道門三清當中,唯有上清一脈精通陣法,可惜燕師兄是個劍癡,走得道路也是器修的本命劍胎一脈,而并非陣修的劍陣之道。

    論起來,陣法算是錢晨不甚精通的一門修行外道。

    丹、器、符、陣,四門外道。

    錢晨煉丹之術得太上真傳,已經能煉成五轉金丹,堪稱元神之下的道門第一人。煉器,畫符之術,也有所成就。煉器之道的本命飛劍,畫符之術的赤書神箓,都有陽神境界,煉成過法寶級數的本命劍胎和三品神箓。

    唯有陣法之道,錢晨領悟平平,除了風水陣法,借助望氣之道,能觀天地風水形勢布陣,算是入了門徑。其他都尚在門外。

    元皓施展的四十一面陣旗,便是煉器之術和陣法之道融匯,借助法器之力布陣的手段。

    “這套禁制是較為常見的八卦法禁,嗯!看符紋,應該是金鎖八卦法禁。他擅用的整套陣法是顛倒八卦陣,雖然也遵循八門運轉之理,但是卻能任意顛倒八門。只要在闖陣者破生門時,顛倒生死,便能增添許多兇險。”

    “休看只多了顛倒之理,卻玄妙許多。世間八成的陣法師,都無法做到挪移陣門。”

    “雖然顛倒八門,依然有跡可尋,但在重重遮掩下算清陣法顛倒變化,卻也是極難的……若是我……嗯!我還能在顛倒之理外,平添奇門之法。以乙、丙、丁三奇藏甲,想要遁破生門,只能連續闖過正確的三門。”

    “將難度平添三百余倍!”

    錢晨隨手掐算,果然只能將顛倒八卦陣算到六十四旗,四千三百二十種變化,顛倒奇門八卦陣的程度。

    而且在每次顛倒八門,重新打亂陣法,都要一炷香的時間。

    若是有人在一炷香內,連闖正確的八門,便可打開生門,破去錢晨的陣法。

    可見他在陣法一道之上,的確殊無天賦。

    真正有天賦的陣法師,花費幾年時間學習,至少能將顛倒八卦陣推演到三奇六儀的程度,在乙、丙、丁三奇之外,增添六儀——戊(甲子)、己(甲戌)、庚(甲申)、辛(甲午)、壬(甲辰)、癸(甲寅)。

    六儀分甲,將“甲”遁去,分化六儀。

    除非同時破去六門,否則生門不開!陣法變化,再添加一萬余種。而三奇六儀的變化時間,也縮短至三分之一柱香!

    這便將一人就能破去的陣法,生生提高至至少需要六人同時出手的程度。

    當然,若是有陣法修為不遜于布陣者的人入陣,比如錢晨,若是被困入‘顛倒奇門,六儀分甲八卦陣’中。便能以法器定住三奇變化,再算出六儀所在,只要同時施展六件法器,在三分之一柱香內打破旗門,便能強破此陣。

    而元皓這群人所用的顛倒八卦陣更是簡單,只要是稍懂陣法者,在條件合適的情況下都能破陣。

    那便是讓八人同時入陣!

    只要每人各入一門,就必然有人能闖入生門。在四兇門困殺入門者之前,破去陣法變化即可。

    就算破之不及,被四兇門坑殺了四人,四吉門中的人卻是都能活下來的。

    這樣一來,也算付出了一定代價,便破去了這道陣法。

    當然以元皓等人的修為施展的陣法,入陣者至少要有通法境界,不然來多少都是送!

    “在三奇六義之外,還有九宮飛星,紫微斗數,陰陽五行,三才四象,六合北斗等種種變化!八卦化八門,八門相顛倒,顛倒如奇門,奇門遁六儀……我僅能推演至奇門罷!”錢晨長嘆一聲:“畢竟是文科生!”

    錢晨不再看元皓等人修改陣紋……

    看又有什么用,他還不如錢晨呢!不過是將八卦陣運轉的天地元氣,都推至巽卦,掀起狂風!布置一個最基礎的流風陣而已,居然還要修改陣旗……

    這種情況下,只要運轉顛倒八卦陣其中一種變化即可……

    而且他修改的主要變化是巽卦,借風加速,固然并非不可。但是此時舟行大江之上,坎卦才是主卦,坎卦為主,巽卦為客,風在水上,便是八卦陣六十四種變化之中的‘渙’!

    此變為風水渙,可名為風水流渙陣。

    加入顛倒之理變化,便能將主客變化,顛倒風水之位。水在風上,風在水下,便是井卦!施加于舟船之上,便是風井沉舟之變,能使舟船沉入水下而行。

    駕馭狂風環繞舟船,使其排開江水,借水遮掩而遁。

    如此一來,即可在水面上加速,危急之時還能沉入水下而行,無論是速度變化,都遠勝于區區一個流風陣。

    錢晨不再看他眼中錯漏百出的陣法變化,因為他發現元浩等人的陣法修為,比他想想的還要低一些。他們并非是在修改八卦陣的布置,將其他七卦的元氣,輔助流風陣。

    而是將八卦陣的陣旗拆開,修改其中幾個并非以風屬為主的陣旗屬性,湊夠八面陣旗,單純的布下呼風陣而已。

    說起來算是一個蠢法子,但蠢辦法也有蠢辦法的好處。

    至少陣法變化簡單了許多,或者根本談不上變化,失去了一部分操縱能力,至少陣法穩定性得到了補償。縱然縮減了陣法能動用的天地元氣,但論起來,以他們的陣法修為根本無法精確操縱八門變化,效率也不一定會低太多。

    錢晨也無意對他們指手畫腳,反正這是他們的任務,錢晨只是來看熱鬧的而已,若是船速太快,錯過了追兵,反而沒有熱鬧可看了!

    而且,錢晨也不信孫恩若是真的想殺張懷恩,他們還能跑到這里?

    那可是元神真仙,天下有數的大能。

    只怕隨便一道魘勝法術,他們尸體都化成膿水了!

    多半,孫恩也不在意這所謂的證據,或者說就算天下皆知孫恩要反了,那又如何?司馬家識趣的就幫著隱瞞一番,免得自己的面子掉的太多。

    若是不識趣,東南就不再歸屬大晉了!

    “尊客!東主已經在樓上等候!”一位侍女盈盈一拜,便領著錢晨登上五樓。路上,錢晨看到知夏確實拿活人沒辦法,便叫上了他和張懷恩兩人。

    穿過幾名護衛把守的艙門,才來到一間大艙前。侍女先入內稟報了幾句,才出來請三人進去。

    “幾位道友,鬧得好大聲勢!在我的船上殺人,未免太過了些!”船東面貌不過二十許,皮膚黝黑,并沒有世家子弟的那種柔弱風姿,而更像一個風里來雨里去的水手。

    他臉上一道疤痕,有幾分猙獰,但眼神明亮堅定,卻又平添一絲儒雅之氣。

    錢晨道:“東主說差了!并非我們要殺人,而是別人殺要殺我們,不得已先下手為強!”

    “哦?”船東神色一動,突然轉頭凝視了旁邊的張懷恩一眼,神色越發深沉。

    “船東應該已經認出了我們!”錢晨笑道:

    船東深深吸了一口氣,嘆道:“一不注意,居然惹來了這么大的麻煩。整個東南都在截殺你們,我們水上行走的,最注意的就是各地的消息,怎么會不知道你們!”

    他朝著張懷恩一指:“朝廷派出在東南巡視世家子弟,分別品第,并加評語的張中正!”

    又對知夏一指道:“在邊郡出沒,斬妖除魔,俠名頗大的知夏大俠!”

    到了錢晨這里,他卻說不出來了:“恕我見識短淺,并不知閣下的來歷!”

    錢晨笑道:“東主見識廣博,是在下籍籍無名,道號玉宸!”

    “原來是玉宸道友,在下許家許陽!”船東抱拳道,也不知道是否真的信了錢晨的解釋。張懷恩欣喜道:“原來是河東許氏!”

    “停停停!……許氏雖然是北方氏族,多半會站在朝廷那一邊,但許氏態度如何,與我無關。我就是想和和氣氣的做我的生意,誰也不得罪!”

    “所以,別指望我幫你們!”

    “當然,來了都是客,我載了你們,算我倒霉!等到追兵來了,你們該打打,該殺殺。若是有一分主客情面,就別連累這艘船。”

    知夏抱拳道:“江湖規矩,禍不連累旁人,那時我們自然不會……”

    錢晨抬手止住了他后面的話:“生意歸生意。我們需要這艘船,怎么賣?”

    船東許陽精神一振,贊道:“果然懂規矩!這中土不懂規矩,或者自己一套規矩的人太多了,不如海外痛快。我把船賣給了你,此事就與我無關了!但是這船價可不便宜……包含了船上這么多客人的賠償,還有一船的水手……商場規矩,急要加價!再加上風險,名譽,船上貨物……”

    “雜七雜八算下來,得有五千石靈谷吧!”

    “或是靈玉兩千方,三山符箓一千張!”

    知夏聽到這個數字,一拍桌面道:“這么多,你搶劫啊!”

    錢晨示意他冷靜:“這個價錢很公道……而且又不用你付錢!”

    “若要賒賬,以借錢給你們的風險,我要翻三倍!”

    這次連張懷恩的臉色也不好了,朝著那桌子又一拍,怒道:“三倍,利錢什么時候那么高過?一萬五千石靈谷,那是多少位兩千石的俸祿?”

    “幾位,你們被人追殺,我借錢給你們,要冒著多大的風險?一旦你們都死了!我去找誰要錢,若是有抵押,或是擔保,我也可以九出十三歸!”

    “但你們一清二白,說句不好聽的,就算你們活下來了。我向你們討債,都不一定能要回本錢吧!催收也是要成本的!”

    錢晨笑道:“不用,這個利錢不無道理,但我們現付!”

    “現付?”許陽微微一驚,他掃了一眼吃驚不小的知夏兩人,便轉而盯著錢晨,知道他才是正主。他出身大族,卻沉迷經商,成立的商隊走的是中土和海外的商路,于觀人察事上很是老道。

    但他左看右看,都沒能摸出錢晨的底細。

    錢晨掏出幾枚玉瓶,開始定價,許陽打開一枚玉瓶微微嗅探,一縷丹氣被鼻竅吐納,卻讓錢晨看出了他的幾分底細,以辨丹之術來看,許陽竟然是一位本事不小的丹師。

    比起甄道人和霍老來,都要更勝一籌。

    “辟谷丹……以紫紋龍牙米煉制,丹品極純。這等品質的辟谷丹,水谷之精極為精純、濃厚,靈氣充盈,足以提供日常修煉所需。一枚足夠通法修士肉身修煉三月,價值百石靈谷!”

    “這里是五十枚!”錢晨遞過去五個玉瓶。

    許陽一一驗過,便一拍桌案,收起玉瓶道:“好了!現在這艘船歸你了!”

    以錢晨的丹術,煉成這些辟谷丹,也不過花費了五石紫紋龍牙米。紫紋龍牙米和普通黃精米,差價約有百倍。

    也就是說五千石黃精米,不過價值五十石紫紋龍牙米。

    而普通丹師,想要煉成品質極高,沒有雜質的辟谷丹,也差不多需要一石靈谷,才能煉成一顆。

    所以,其價值大致相當!

    但丹師的工錢,以及紫紋龍牙米有價無市,實際價值可能更高的情況,都被許陽有意無意忽略了。這筆交易,他至少能賺回五艘這樣的大船!

    但錢晨也憑借技術,創造了十倍的價值,并不在意這點東西。

    兩人成交的還算愉快。

    知夏和張懷恩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僅僅是為了幫助萍水相逢的兩人逃命,錢晨就一擲千金,高價買下了一艘大船?

    他們好像知道,為什么錢晨和十六公主會是好友了!

    壕,友乎?

捕鱼达人 天天送金币 福建快3下载 山西快乐十分常出任五 股巢网配资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中奖金额表 海南环岛自行车赛开奖结果 浙江6十1几点开奖 湖南快乐十分网上投注 1分11选5定单双 股票指数套期保值的原则 辽宁11选5怎样玩能中奖 网信理财 福建快三app免费下载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结果 玩极速赛车有什么技巧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百度 三分pk拾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