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閣 > 玄幻小說 > 奮斗在格滋沃克 > 第七十二章 正式的交談
    “大人,這。”

    這句話對于劍士們來說,猶如晴天霹靂,大家頓時慌了。

    “這里已經不需要存在了,其他人都離開了,不得不說他們很聰明,你們也該為自己打算了。”伊諾克臉色毫無變化,平靜地講道。

    “大人,您要去哪里?”

    聽了對方的話,劍士們面面相覷,其中一名留著大胡子的劍士急忙問道。

    “去我該去的地方,你們如果不知道去哪里的話,我可以給你們一個建議,我想黑荊棘莊園應該需要人手。”

    伊諾克說完這句話后,明顯發覺所有劍士的臉色都變了,他繼續補充道:“不用擔心,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如果你們還相信我的話,可以去試試。”

    等到劍士們想明白了伊諾克的話后,對方已經離開了。

    “我們該怎么辦?”

    沒了主心骨,有些人打從心里感到焦急,他們需要有個人站出來做決定了。

    “咱們收拾收拾東西離開這里吧。”大胡子看了看大家,說出了自己的建議。

    “胡爾,你說我們該不該聽大人的,去黑荊棘莊園?”這時候有人向他詢問。

    “我們應該相信大人說的話,我的意見是,去那邊試試。”大胡子的胡爾想了想,認真說道。

    “好,好吧,我們聽你的。”

    隨著劍士們離開,執法庭算是徹底完蛋了,相信不久之后,倫道夫就會收到消息,至于怎么處理后續的事情,那就是他的工作了。

    午餐的時間才過去沒多久,黑荊棘的馬車緩緩地來到鎮上,地精酒館清閑了下來,米萊爾他們都回去了。

    這個時間段,街上的人本就不多,加上很多人都去建設小鎮的防御工事了,人就更少了,倒是多了一股蕭條的味道。

    穆爾丹這次沒有駕車,他跟羅克坐在車里,仆人將馬車停在了伊諾克的家門口,他隨后上前敲門。

    嘎吱。

    開門的是琳達,看到了黑荊棘的馬車后,她的臉上可沒有笑容。

    那名仆人很禮貌地說明了來意,不久之后,羅克跟拿著禮物的穆爾丹也走上前來。

    “歡迎你,黑荊棘莊園的羅克老爺,請進吧。”

    留下一句很生硬的話,琳達接過穆爾丹手中的禮物,將他們請進了房子中。

    這棟老舊的房子給羅克的震驚不小,他沒有想到伊諾克的住處竟然是這樣的,此時,兩名消瘦的仆人正在那些發黃的家具上擦拭著。

    “羅克你終于來了。”

    不茍言笑的伊諾克這時候正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與此同時,海倫略顯緊張地從廚房中走了出來。

    “羅克老爺,您,您來了呀。”

    羅克看了看伊諾克,沖著對方點點頭,隨后將視線移到海倫身上,總覺得這小姑娘的神情有些古怪。

    尤其是聯想到昨晚做的那個夢,就像是是跟對方經歷了一場生死大冒險,連羅克自己都有些不自然起來。

    “你好啊,海倫。”

    聽到對方的問好,海倫慌慌張張地走到了琳達身旁,她偷偷地看了伊諾克一眼。

    “琳達,給我準備一些咖啡送到書房來。”徑直走過來的伊諾克吩咐道。

    “好的,先生。”恭敬地應了一聲后,琳達看了看海倫,直接拉走了對方。

    伊諾克打量了一下穆爾丹跟那名仆人,他突然笑了,隨后看向羅克,慢慢說道:“不介意的話跟我來書房吧,我們得聊聊。”

    說完之后,伊諾克直接轉身朝樓上走去。

    對于主人不按常理的出牌方式,羅克表示有些不能適應,對方難道不應該熱情的招待自己的拜訪么。

    不過想到對方是伊諾克,想到彼此之間的恩恩怨怨,羅克釋然了,他笑了笑,正準備上樓。

    “大人,這?”穆爾丹的眼中帶著擔憂之色,他生怕伊諾克會做出危險的事情來。

    “沒事的,在樓下等我。”留下一句話,羅克走了上去。

    書房就跟大廳一樣,簡陋得不能在簡陋,就連藏書都非常的少,還好有一把多余的椅子給羅克,兩人面對面坐著,中間隔著一張蟲蛀的書桌。

    此時,伊諾克正拿著一支筆在紙上沙沙地寫著,羅克沒有出聲,他靜靜看著對方。

    “算起來,這是我們第一次正式見面吧。”不久之后,伊諾克停止了書寫。

    “是的,前兩次可是相當的不愉快。”羅克贊同了對方的觀點。

    嗒嗒嗒。

    這時,琳達端著咖啡走了進來,門口處,海倫探著頭看向里面。

    “放在這里就好,幫我把門帶上。”伊諾克主動接過咖啡,吩咐道。

    “是,先生。”

    書房的門重新關上之后,伊諾克給羅克倒了一杯咖啡,隨后才開口:“你究竟想干什么?”

    “你指的是哪些?”羅克笑笑,拿起了咖啡。

    “黑荊棘莊園的事情我沒興趣,你昨天讓人散布消息究竟有什么目的,羅克我不希望你玩火,你要知道,一個已經一無所有的老人為了保護自己的女兒,可是會很瘋狂的,我這的咖啡還不錯,你可以試試。”

    伊諾克說著,拿著杯子朝對方示意。

    “咖啡很香。”羅克給出了評價。

    昨天米萊爾編造的故事他已經知道了,這下該輪到自己頭疼了,不過羅克也發現了一點,伊諾克有個致命的弱點。

    或者說是優點也不為過,他愛護自己的女兒,這多少讓羅克覺得伊諾克還是有點人情味的。

    “海倫是一個可愛善良的小姑娘,從昨天第一眼見到她,我就很喜歡。”

    好吧,有時候說了第一個謊言之后,就不得不用更多的謊言去圓說,這也是一道方程式。

    “羅克!你覺得這樣的玩笑很有趣嗎?”伊諾克的臉色變得冰冷起來。

    “這并不是開玩笑,我在陳述事實,伊諾克你就沒發現戰爭快要來臨了么,周圍的村子都會荒蕪,生命也會凋零,就連米拉爾都不能幸免。”羅克盯著對方,認真說著。

    “你在故意轉移話題。”伊諾克不滿地提醒道。

    “沒有,我只是想讓你明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能在這場戰爭中生存下去,誰都不能阻止我,伊諾克,把海倫交給我吧,我可以向你保證,我會保護好她。”

    聽著如此咄咄逼人的話語,伊諾克再次笑了。

    “哈哈,荒唐,羅克你在仇人面前,口口聲聲說要保護他的女兒,你不覺得可笑么。”

    “伊諾克!你要明白,我不是在跟你商量。”羅克怒喝一聲。

    潺潺潺。

    “說說吧,你跟倫道夫打算怎么處置我。”

    伊諾克的臉色恢復了平靜,在給羅克續了一杯咖啡后,問道。

    “秋收之后我會動手。”羅克直白地講道,他清楚在對方面前隱瞞這件事是愚蠢的表現。

    “跟我想的差不多,不過,現在已經沒有秋收這回事了。”伊諾克意味深長地說道。

    “你說的對,現在沒有了。”明白了對方的意思之后,羅克站了起來。
捕鱼达人 天天送金币 四川麻将规则胡图解 36选7复式计算 网上做什么赚钱现在 河南22选5开奖第352期 网贷兼职赚钱 同花顺flash在线股票行情 福彩好彩一开奖结果 街机捕鱼单机版 三明期货配资 吉林快三玩法规则 苹果手机怎么下山水云南麻将 浙江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幸运赛车开奖数据 二分彩哪个平台好 彩票种类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