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閣 > 歷史小說 > 永鑄大明 > 第十七章 祝壽
    “大膽!竟敢不識抬舉,看來是想進廠衛走一趟嘍!”護衛手按在刀鞘上,惡狠狠的說道。

    老者依舊是笑瞇瞇的樣子,只是目光中多了幾分戲謔。

    跪在地下的田永一,額頭上已經布滿了汗水,拉了拉李凡的褲腿道:“我的李公子哎!錦衣衛百戶,正六品的官職,別人求都求不來,你這是要鬧哪樣?”

    李凡后退一步,轉身向門外走去。正六品的官職,要說不動心那是假的。但接過這塊腰牌,他就要成為那老者的下屬,就要匍匐在對方的的腳下。

    若是如此,當初還不如留在張府了。成為張家門客,憑借他超出數百年的見識,同樣能夠出人頭地。

    張府李凡能堅持底線,面對錦衣衛的腰牌,同樣能抗拒誘惑。更何況在李凡心中,還有一個大膽的的想法,那就是他們不會動自己。

    至少現在還不會動手!不然以那老者的身份,根本不會跑到品仙樓來親自招攬。

    一步、兩步,李凡腳步堅定,身后卻傳來鋼刀出鞘的聲音。

    不!他們不會殺自己!肯定不會動手!

    李凡心中念著,腳下步伐更加堅定,第三步已經來到了門口。

    “錚!”鋼刀已經徹底出鞘,李凡的心頭一顫,自己要死了嗎?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護衛的聲音:“老祖宗!貴公子來了,要見李公子!”

    “呼!”李凡長出了一口氣,自己賭對了!

    老者抬手制止住護衛,饒有興趣的盯著李凡背影說道:“有膽色!不過往往這樣的人活不長久,你要好自為之!”

    說著帶人走出房間,院子里的幾個護衛立刻跟上,一行人很快消失在院子里,就好像剛才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我的李公子啊!你知道他是誰嘛!那可是司禮監掌印太監馮保!這次被你害死了!”

    田永一的話語,讓李凡想起了記憶中的馮保。歷史上對他的評價頗高,正是他與張居正的配合,李太后的支持,才有后來的一條鞭法和考成法。

    他與張居正組成大明內外二相,是大明最有權勢的宦官。想到這里,李凡搖頭苦笑。

    自己初到大明,就得罪了最有權勢的兩個人,難道要從此隱姓埋名,窩囊的過一輩子嗎?

    “李凡!你怎么還在這里,那位貴公子已經來一會了!”周掌柜的聲音讓李凡清醒過來,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邁步走向茶樓。

    ……

    “李兄!你可算是來了,我正有事找你!”少年的聲音中充滿了喜悅。

    李凡滿臉的苦笑,猶豫了下才躬身道:“朱……,皇……,萬……!”想了好久也不知道應該怎么稱呼眼前的少年。

    能被馮保稱為貴人,也只有當今天子萬歷皇帝朱翊鈞了!

    朱翊鈞見到李凡的樣子,在聽到李凡的稱呼,原本還有些興奮的小臉頓時垮了下來。

    擺擺手道:“免了!原以為能交到一個朋友,沒想到……,哎……,還是只能做個孤家寡人!”

    少年落寞的樣子,看得李凡內心顫動了下。現在的朱翊鈞,只是一個十五歲的孩子。

    后世的孩子這個年紀在干什么?正是青少年最美好的時光,會熱血上涌,打一場莫名其妙的群架。

    會奮發讀書,爭取考上理想的高中,進而考上一流大學。

    也許會談一場青澀的戀愛,但絕不會孤單一人,沒有一個朋友。

    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沖動,李凡的話語脫口而出道:“成為朋友又有何妨?

    到是你,在我這品仙樓連吃帶拿了許多東西,到現在一個銅板都沒有付賬,可不是朋友所為!”

    話一出口,李凡就后悔了。歷史上對這位多年不上朝的皇帝,評價可不怎么樣!

    搞不好他的一時沖動,會遭來滅頂之災!

    忐忑的李凡,偷眼看向朱翊鈞,結果看到了無比吃驚的臉。一旁的三德更是目瞪口呆,手捏蘭花指恨不得戳死李凡。

    好半天朱翊鈞才回復過來,一拍矮塌說道:“拿你點東西怎么了!要不是我寫的匾額,你這品仙樓會這么紅火?”

    話音落下,雅間內靜了片刻,隨后響起爽朗的笑聲。

    ……

    “你到底行不行啊!”

    “行!男人怎么能不行,不過咱們能不進皇宮嗎?”

    “我母后壽辰,不進宮你說給誰聽?”

    “OK!OK!我不過是說說而已,都上了你的馬車,說不去也晚了!”

    “算你小子識相!”

    三天后的下午,馬車內李凡與朱翊鈞逗嘴,緩解心中的緊張。

    后世李凡也去過京師的紫禁城,但那是買了門票旅游,哪會像現在這樣,踏進戒備深嚴的皇宮大內。

    朱翊鈞的母親李太后過壽辰,就想到了李凡。民女出身的李太后十分喜歡聽書講古,尤其愛聽三國。李凡就被朱翊鈞拽進了皇宮,給李太后祝壽。

    還沒有進入皇宮,李凡就與朱翊鈞分開,由三德帶領,繞過眼花繚亂的小路,來到了一間房屋之內。吩咐了李凡不要亂跑,三德轉身離去。

    坐下來的李凡,才有時間打量身處的房屋。古色古香的建筑與后世的感覺完全不一樣,準確的說是太舊了才對。

    雕欄畫棟到是十分的精美,只是上面的油漆多有脫落。看上去就像是多年未曾修繕,沒有人打理一般。

    嗯?萬歷中興,不是國庫充盈才對,怎么連房屋都這么陳舊呢?

    正在李凡疑惑之際,房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一個尖細的聲音傳了進來。

    “哎呦!這不是李公子嘛!怎么跑到皇宮來了,就不怕亂闖被千刀萬剮嗎?”

    聲音聽得李凡眉頭直跳,起身走向來人道:“馮公公吉祥!在下蒙陛下推薦,來給太后娘娘講些故事,根本不會亂跑,有勞馮公公費心了!”

    李凡心中暗罵了聲:晦氣!

    怎么遇到馮保了,細想一下也明白了。身為掌印大太監,為李太后祝壽這么大的事,肯定一清二楚。

    不過自己是朱翊鈞親自請來的,祝壽沒有完成前,他應該不會對自己下手。

    “哦?李公子可要當心了,皇宮中規矩多,萬一犯了忌諱,誰都救不了你!”

    
捕鱼达人 天天送金币 武磊西甲进球 中一个平码赔多少钱 浙江20选5开奖视频 耳听八方四肖八码图片 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 今晚出什么生肖的图片 股票中的大盘什么意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 波克棋牌老版 新疆11选5时时彩网 15选5开奖结果同步 qq麻将安卓更新不安装 青海11选5基本走势图 王中王精品免费资料网 天津麻将手机游戏 贵州快3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