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 陳芊芊的護花使者:第24章:太難了
    韓爍要親眼看到陳芊芊吃下自己讓人種的毒,唯有如此,才能令他萬分煎熬的心變的好受一些。

    正因如此,晚餐時他很主動的來到涼亭內,坐在陳芊芊對面。

    “二郡主,怎么又沒看到蘇侍衛?”不咸不淡的閑扯了一會兒后,韓爍抬目向四周看了看,一臉疑惑地問道。

    在做此等激動人心的事情之時,蘇瑾卻脫離了他的視線,這本能的便令他有些不安。

    “韓少君對我的關心是不是太多了一些?”一襲紫色長袍的蘇瑾緩緩而來,眉眼間帶笑,身軀攜裹著微光,仿若傳說中的謫仙人。

    作為一個男人,韓爍對此不假顏色,一臉淡漠表情。反倒是陳芊芊,稍微呆滯了一瞬,隨后便露出了一幅極為古怪的笑容。

    這么好的底子,不去賣腐實在是可惜了……她默默地在心中想著。

    “少君,我回來了。”就在韓爍想著如何開口解釋時,白芨捂著額頭匆匆趕了過來。

    “你腦袋是什么情況?”韓爍蹙眉道。

    他現在就怕出什么意外,但凡是有一絲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都會令他瞬間緊張起來。

    “沒事沒事,我這是一不小心撞墻上了。”白芨笑了笑,一語雙關地說道:“不過少君交代給我的任務已經圓滿完成。”

    “任務?什么任務?”蘇瑾都有些不忍直視了。

    哪怕是要背刺自家少君,哪怕你是一個立志要做好豬隊友的白芨,可你能不能稍微收斂一點?這種對話放在電視劇里面估計沒人在意,更不會有人找茬,但放在現實中,還嫌別人不夠關注你們嗎?

    為了不被人為降智,反倒被對方察覺出端倪,蘇瑾只得順勢問道。

    “抄寫我玄虎城《良臣訓》的任務。”好在白芨還沒有蠢到家,或者說對于這種提問有了一定心理準備,反應尤為迅速:“因為之前我辦事不利,我家少君罰我抄寫一萬遍良臣訓時文,文稿目前還在我房間里面放著,蘇侍衛要不要隨我去看一看?”

    蘇瑾搖頭道:“不用看了。本就是隨口一提,你這么緊張做什么?若非是我不愿把人向惡中看,此時恐怕便會多出一些想法來。”

    白芨:“……”

    “菜來了,菜來了。”饑腸轆轆地陳芊芊對于他們之間的聊天沒有絲毫興趣,當看到幾名仆人各自端著一個木盤走過來時卻瞬間激動起來。

    “怎么會這樣?”與此同時,站立在韓爍身后的白芨突然傻了眼。

    只見仆人們端上來的這十二個盤子,全都是一模一樣的翠綠色琉璃盞,根本就分不清哪一個是淬過毒的。

    “有問題?”韓爍瞇起雙眸,輕聲問道。

    白芨也顧不得蘇瑾就在這里了,趴在韓爍耳畔說道:“混了。”

    韓爍:“……”

    “你們主仆二人又在偷偷嘀咕什么呢?”蘇瑾拿起筷子分給眾人,疑惑問道。

    韓爍先接過了筷子,隨后又將其放在桌子上,起身說道:“不好意思,在下突然感覺腹中不適,這頓飯怕是吃不成了,告辭,告辭。”

    “從一開始你們兩個就顯得很不正常,言不著調,竊竊私語,現在菜肴剛剛上來,你就腹中不適,哪有這么巧的事情?韓少君,白侍衛,你們兩個究竟在遮掩什么?”蘇瑾面無表情地說道。

    “看來蘇侍衛對于我們主仆二人的敵意是越來越深了,總是喜歡從門縫里面看我們,即便是嘴上說的再怎么光明磊落,實際上依舊不憚以最大的惡意揣度我們。蘇侍衛,終日生活在這種殫精竭慮之中,你累不累啊?!”韓爍冷聲道。

    蘇瑾抿嘴一笑,道:“不是我非要為難你們,是你們總是表現出奇奇怪怪的樣子,我又不瞎,怎么可能視而不見?”

    韓爍目光死死盯著他的雙眸,幾近咬牙切齒地問道:“你究竟想要如何?”

    “坐下來陪我們好好吃完這頓飯。如果你現在確實是腹中疼痛難忍,可先回去一趟,我們等著你回來便是。”蘇瑾淡淡說道。

    “那就等我回來吧。”韓爍說著便走出了涼亭。

    “你跟著回去作甚?難不成你家少君更衣還需要你幫忙拿紙?”眼看著白芨也要離開,蘇瑾似笑非笑地說道。

    “與你無關!”白芨想的沒有韓爍那么多,言語間反而更能放的開一些,瞪了蘇瑾一眼后就匆匆離開此間。

    “仙哥,這飯菜里面到底有毒沒毒?”陳芊芊右手拿著筷子,巴巴地看著蘇瑾道。

    蘇瑾搖頭說:“沒毒。”

    “那你為何……”

    “原本應該是有毒的。”蘇瑾淡淡說道:“我又不是那種以凌辱別人為樂的變態,什么事情都沒有的情況下,怎么可能去為難他們兩人?何況韓少君本來就已經挺慘的。

    可但凡是他們施展出什么鬼蜮伎倆,那么我給他們的報應就絕對不會隔夜,有仇有怨當場就報,以血還血,以牙還牙,以免憤懣在心中不斷積累,那樣的話說不準什么時候我就會提前把他給打死了。”

    另一邊,回到小院后,白芨立刻跪在了韓爍身前,抱著他的大腿說道:“少君,請相信我,這就是一個意外。誰知道伙房里面不知突然間發什么瘋,把所有盤子都換成了一樣的。”

    韓爍胸口不斷起伏著,隨時處于失控的邊緣,捂著心口說道:“意外?為何你總是意外不斷?怎么,看著氣不死我,就準備毒死我了?”

    “屬下不敢,也絲毫沒有這種大逆不道的心思。”白芨將頭搖成了撥浪鼓,急忙說道。

    “這毒的毒性有多大,你身上可有解藥?”韓爍問道。

    “為了保證一定能使陳芊芊流產,我將毒藥的濃度提高了整整兩倍,尋常人吃了就算死不了也得脫成皮。”白芨哭喪著臉說道:“解藥是不可能有的,制造這毒藥的藥師說,他創造出來這種劇毒,就沒想過有朝一日會將其解開!”

    韓爍:“……”

    那你讓本君接下來該怎么辦?

    [龍騰小說網 www.ltxs.xyz]我真的是太難了……

捕鱼达人 天天送金币 宁夏11选5开奖查询 广西快乐双彩今晚开奖 北京快三预测推荐 排列三近期综合30期走势图 期货配资教您如何分辨真假盘子 青海11选5开奖一定牛 河南快3开奖五千期走势图 河南22选5彩宝网走势图 3肖主6码三肖六码期期必 吉林十一选五今天推荐号码 宁夏11选5前三走势图 中囯福利彩票甘肃快3 pk10技巧 稳赚公式 最准一头一尾中特 新疆11选5技巧 福建快3遗漏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