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閣 > 玄幻小說 > 田園小醫妃 > 427 夢中喚卿然
花蟬衣話音剛落,沈東子伸手放下了床帳,俯身吻了下來。
他生疏且笨拙的吻著花蟬衣,起初,花蟬衣還以為他是因為生疏,直到握上他的手,才發現沈東子掌心出了薄薄一層汗。
花蟬衣睜開眼看他:“東子哥,你緊張么?”
“沒有。”沈東子語氣倒是平穩,聽起來沒有半分緊張的樣子,花蟬衣稍稍安了心,重新閉上了眼。
他的動作是真的生疏且笨拙,單調且麻木的吻著花蟬衣,不知是不是因為他實在太生疏了,花蟬衣半分動情的感覺也沒有,像個木頭似的躺在那里,只想著早和東子哥成為真正的夫妻早算了。
沈東子吻了許久,方才伸出手一顆顆解花蟬衣身上的衣扣。
花蟬衣腦子里亂糟糟的,明明能清楚的感受著身上人的一舉一動,腦中卻忍不住胡思亂想,似乎被東子哥傳染了似的,掌心也沁出密密麻麻的汗水,腦中居然會不自覺得浮現出顧承厭的面龐來。
花蟬衣猛的睜開了眼,這一刻,她似乎明白東子哥掌心里的汗是哪來的了,心下不禁苦笑了聲,低頭看了眼還在同她里衣上的扣子努力抗爭的東子哥,突然道:“東子哥,我有點累了,要不改日再說吧。”
“好。”身上的沈東子幾乎是想也沒想便答應了,隨后反應過來自己答應的未免太快了些,解釋道:“你若是累了便好好休息,不急。”
花蟬衣笑笑沒答話,她又如何聽不出東子哥語氣中的輕松來,一如她此刻,東子哥自她身上下去后,花蟬衣心下也松了口氣。
直至此刻,花蟬衣才徹底明白過來前幾日他們二人為何能做到同處一室純潔到接吻都沒有過了,還不是因為心中都有了些不可言說的秘密在。
沈東子翻了個身,將花蟬衣攬在了懷里,下巴照常抵在花蟬衣發間,動作輕柔的來回蹭著。
花蟬衣忍不住在心底嘆了口氣,心說哪有這樣做夫妻的,這當真是她想要的日子么?
這么個小問題導致花蟬衣沒忍住又失眠了,身邊很快傳來了沈東子均勻的喘息聲,以及他睡夢中的囈語。
“卿然……”
翌日
花蟬衣同沈家人打過招呼后,便去了靖王府,白術再見她時,忍不住問道:“你夫君醒了么?”
“醒了,還要多謝你那藥。”
白術見她難得同他說聲謝謝,到頭來還是因為這事兒,心下有些不滿,白大爺心里一不痛快,嘴必要損人幾句:“難怪瞧著你過完年回來珠圓玉潤了不少,看樣子被你夫君滋潤的不錯,早知道你身邊有了男人便能長肉,你早從了我多好?”
花蟬衣:“……”
若非她一個弱女子打不過白術,有時真想揍他一頓!
花蟬衣早就不是什么姑娘家了,白術這話里的有意思有多猥瑣她自然聽得出來,這般沒羞沒臊的話也就他能說的這么直白了。
這輕佻的語氣令花蟬衣忍不住反唇相譏:“我變胖了是因為過年吃的多,我公婆做菜的手藝好,總比某些人孤零零的一個人強!”
白術聞言,面色微不可查的一僵,不過也只是一瞬間的事兒,很快便又恢復了沒心沒肺的模樣,調笑道:“平時也沒見你少吃,瘦的都快脫相了,說到底還不是你夫君滋潤的。”
花蟬衣懶得同他繼續爭執這種無聊的問題:“你說是便是好了,今日咱們學什么?”
反正究竟如何,花蟬衣自己清楚,別說滋潤了,她和他久別重逢的俊俏郎君同床共枕了四日什么也沒發生,這話說給誰只怕都不會信,她長肉真的只是因為這幾日心情好,吃太多!
花蟬衣有些無奈的想著,估計隨著白術學上幾日便會瘦下去了。
……
花蟬衣隨著白術又學了小半月左右,將近魔鬼一般的訓練,果然讓她重新瘦了回去,不過這一段時日她同靖王說好,每晚都會回沈家住著,看著比昔日心情好了許多。
著實將不明所以的沈東子心疼壞了,每日變著法兒的去買些好吃的讓東子娘做給花蟬衣,花蟬衣每日吃的倒也不少,可這肉卻始終不見長。
沈東子不放心,這日吃過晚飯后,沈東子道:“蟬衣,一會兒讓爹給你看看,你是不是生病了。”
一旁的東子娘笑道:“真是不容易,東子如今也會疼媳婦兒了,蟬衣這是在外面累的,看也看不出什么,你有這操心的功夫啊,給蟬衣捏捏肩揉揉腿比什么都強。”
花蟬衣聞言不禁汗顏,旁人家的婆婆巴不得將兒媳當下人使,唯獨東子娘,就差讓她這唯一的寶貝兒子給她當牛做馬了。
“不用不用。”花蟬衣擺了擺手道:“旁人家都是娘子服侍相公,哪有讓東子哥伺候我的道理?”
沈東子在一旁默默聽著,不禁有些汗顏,心說也不知昨夜纏著他給她捏肩的是誰,慣會在爹娘面前裝乖!
不過沈東子偏就喜歡她這樣,花蟬衣許多時候表現的太老成了,偶爾有些小女兒家的時候,沈東子愿意順著她。
東子娘不愛聽花蟬衣說這話:“別人家是別人家的,咱家沒那么多講究,你每日辛苦,就該這臭小子伺候你!旁人家兩口子不是吵就是打的,有幾個像咱家這么恩愛的。”
花蟬衣聞言,同沈東子對視了一眼,二人皆有些心虛。
誰家恩愛的夫妻這么久了還不同房的?花蟬衣正心想著,東子娘恰好又提起了這茬兒:“看東子和蟬衣這恩愛勁兒,估計過不了多久我便能抱上大孫子了!”
花蟬衣:“……”
沈東子:“……”
到了晚間,花蟬衣鋪好床鋪,躺下準備睡覺時,原本躺在一旁的沈東子時隔半月,身子再一次覆了過來。
花蟬衣嘆了口氣,心下也知,他們二人作為夫妻,此事一直拖著也說不過去。
沈東子在這上面比較笨拙,花蟬衣主動伸出雙臂來攬過他,對著薄唇吻了上去。
捕鱼达人 天天送金币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电子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如何购买股票入门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彩经网 25选5开奖走势图 棋牌娱乐注册送分3 北京快三最快开奖结果 000839股票行 qq麻将的玩法 一码大公开免费送73期 福建22选5官网 信誉最好的棋牌网 拖码胆码 赌场里面有哪些游戏 上证银行指数 波克麻将怎么老是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