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閣 > 修真小說 > 人魔之路 > 第930章 好久不見
    當年北河還是煉氣期修為的時候,就曾聽聞過趙天坤的大名,對方有著結丹期之下第一人的稱號。

    僅僅是從這一點,就能夠看出趙天坤的實力之強悍。

    當年加入萬花宗的冷婉婉,還曾被此人追求過。

    甚至后來北河還跟趙天坤,產生了一些過節。

    那就是趙天坤私自拿走了冷婉婉給他的母子同心螺,他后來從趙清的口中得知了此事。

    結果可以預料,北河要挾趙清,也就是趙天坤的女兒,親自找到了對方,拿回了母子同心螺。

    那時的北河,已經突破到了結丹期,而趙天坤更是結丹后期修士,雙方還曾有過交手。

    只是最終趙天坤卻是不敵肉身之力強悍的北河,被他給挫敗,最終帶著趙清逃走。

    從那以后,北河跟趙天坤就再也沒有任何交集。

    北河很快就來到了城中心那座屬于城主的山峰。

    抬頭看著數百丈的高山,他邁步繼續踏行而去。

    沿途所過,他看到了不少的守衛。只是施展了隱匿之術的他,隱匿技巧何等高明,這些守衛根本就無法發現他。

    北河大搖大擺的,從這些守衛眼皮子底下,一路向著山頂行去。

    洪臨城是一座小城,明面上就是城主的修為最高了。而且此地并沒有什么珍貴的修行資源,也就無法吸引其他高階修士來此。

    即便是城中還有其他脫凡期修士,但多半是因為某種原因,暫時在此地落腳。

    趙天坤不過脫凡初期修為,而北河卻是脫凡后期修士,要對付甚至是拿下那趙天坤,可是極為容易的事情。

    很快,北河就來到了山頂。到了此地入眼是一座青石鋪就的廣場,正前方則是一座大殿。

    想來那趙天坤,就在那座大殿中。

    一路走來,雖然還有不少的禁制,但是那些禁制對于北河來說形同虛設,根本無法對他造成任何的阻礙。

    到了廣場上,施展了無影術的北河,繼續向前掠去。

    最終他當著兩個結丹期守衛的面,就這么站在大門前,只是抬頭看了一眼,便邁步踏入了其中。

    走過前殿,他一路來到了后殿,這時他就看到后殿的大門敞開,其中還傳來了一陣談話的聲音。

    “啪!”

    北河仔細一聽,就聽到了仿佛茶杯被人摔碎的聲響。

    “哼!當真是欺人太甚!”

    接著一個青年男子的聲音傳來。

    他分辨出,開口的那位赫然是趙天坤。

    “城主還請息怒!”

    而后就是另外一個女子的聲音響起。

    北河猜測,開口的應該是之前跟在趙天坤身側的兩個女子中的一位。

    思量間他向前行去,來到了后殿的大門口位置。

    讓他無語的是,此地竟然沒有禁制,他都不用小心翼翼,踏入了其中后就藏身在距離趙天坤還有那兩個女子數十丈之外的一根石柱后。

    到了此地,他已經能清晰的聽到這三人的交談了。

    “那姓王的當真以為他老子是法元期修士,就可以為所欲為。竟然接二連三的,將我的覲書給打回來。”

    此刻趙天坤雙手倒背,臉色鐵青無比道。

    在他的腳下,還有一低碎裂的茶杯。

    聽到他的話,那兩個元嬰期的女子一時間沒有開口。

    趙天坤被派來坐鎮這座洪臨城已經有百余年之久,原本以他的資質和修為,是能夠坐鎮一些中下城池的。但是因為他在萬古門中得罪了人,所以被“發配”到洪臨城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在平日里,洪臨城即便是元嬰期修士都能夠坐鎮,哪里需要他這位脫凡期修士。

    雖然他可以上書給上面的人,申請調離此地,但是他得罪的那位似乎也想到了這一點,專門給他的頂頭上司,也就是他口中的“姓王的”打了招呼,每一次他的覲書都被打了回來,根本不給他調離此地的機會。

    而在洪臨城,他想要有所發展的話,是極為困難的。

    照此下去,恐怕最近兩三百年,他都不會有機會離開此地。

    而這,也是趙天坤極為惱怒的原因。

    “春瑩,你現在去良城,給我找到劉都統,將這枚玉簡交給他。”就在這時,只聽趙天坤道。

    說完后,他取出了一枚玉簡,交給了一個元嬰期的女子。

    “是,城主!”

    叫做春瑩的元嬰期女子拱手領命,接過玉簡后就退了下去。

    北河側頭看著此女從他身旁走過,不過對方卻根本就無法發現他。

    交代完畢后,又聽趙天坤道:“秋棠,你去城中白鷺殿,將張兄找來。”

    “是!”另外一個元嬰期女子也點頭領命。

    至此,整個大殿中就只剩了趙天坤一人。

    在那兩個元嬰期女子離開后,此人在大殿中來回踱步,神色極為難看,甚至眼中還浮現了些許殺機。

    見此在石柱后方的北河摸了摸下巴,下一息他就站了出來,身形也顯現而出。

    “誰!”

    幾乎是他剛剛有所動作的剎那,只聽前方趙天坤一聲低喝,目光也唰的一下,向著他掃視而來。看著突然出現的北河,此人眼中寒光乍現。

    “桀桀桀……趙天坤,好久不見了。”

    北河亦是看著對方,一聲輕笑的開口。

    只是他不但容貌變得蒼老,臉上還帶著面具,所以此人可認不出他。

    “你是誰!”

    果不其然,下一息只聽趙天坤道。

    北河微微一笑,并未回答。

    并且就在這時,只見他身形一動,“唰”的一聲,筆直向著前方的趙天坤掠去。

    “找死!”

    趙天坤本來就在氣頭上,見此他想也不想的一拂衣袖。

    “咻咻咻……”

    從他的袖口中,一大片飛劍爆射了出來。

    并且這些飛劍被激發的瞬間,表面靈光猛然大漲,變得金光璀璨,讓人不敢直視的樣子。

    “鏘鏘鏘……”

    但讓趙天坤勃然色變的是,當北河的身形沒入大片飛劍中,當即傳來了一陣金屬交擊的脆響。

    只見一柄柄飛劍在北河肉身的撞擊之下,靈光一暗的同時,更是向著四面八方拋飛了出去,有的打在了穹頂,有的打在了石柱,還有的打在了地面上。

    北河的身形瞬移般出現在了趙天坤的面前,直接他將手中的拐杖,猛然向著趙天坤胸膛一個指點。

    “喝!”

    這一刻趙天坤感受到了一股驚人的危機,此人體內法力鼓動之下,在他的胸膛位置出現了一個白色的漩渦,攪動之下化作了一枚徐徐轉動的符文。

    “嘭!”

    當北河手中的拐杖,指點在那枚轉動的白色符文上,后者頃刻間爆開。

    “轟”的一聲,但聽一聲巨響傳來。

    “咚咚咚……”

    趙天坤腳步踉蹌后退的同時,臉色也驟然一變,他只覺得體內氣息一陣翻江倒海。

    “砰!”

    當一連后退了七八步,此人腳步猛然一跺,終于站穩。

    驀然抬頭,他看著北河時,眼中盡顯忌憚。剛才北河的那一擊,只是單純施展的肉身之力,他都不是一合之將。

    眼前這個看起來身形枯瘦的老者,體內竟然蘊含這種恐怖的力量,實在是讓人不可思議。

    而這時的北河,還保持著手持拐杖指點而出的姿勢。

    “哼!”

    但聽北河一聲冷哼,并陡然張嘴,猛地一吸。

    “嘶!”

    大殿中形成了一股狂風,周圍的靈氣更是向著他口中滾滾而去,被他給煉化成了魔元。

    隨著他體內魔元的渾厚,隨之他的身形開始挺直,面容也逐漸恢復。

    至此北河大袖一拂。

    “嘩啦啦……”

    一大片灰白色的精魄鬼煙洶涌而出,向著前方的趙天坤滾滾而去。

    雖然不知道精魄鬼煙為何物,但趙天坤的動作卻是奇快,身形向后倒射而去。

    就在這時,北河突然摘下了臉上的面具,露出了五六十歲老者的樣子。

    趙天坤時刻注視著他,當看到北河的面容后,他不禁回想了起來。

    可是北河的面容陌生,他可以確信從未見過。

    “唰!”

    與此同時,北河眉心的符眼陡然睜開。

    “唔!”

    在跟他眉心豎瞳對視的剎那,趙天坤口中一聲悶哼,后退的動作也為之一頓。

    下一息,此人就被滾滾而來的精魄鬼煙給淹沒。

    僅此一瞬,趙天坤心中生出了一種濃烈到極致的危機。他一咬舌尖,劇痛之下清醒了過來,接著想也不想的激發了一層罡氣護體。

    “噗噗噗……”

    可即便是如此,他所激發的罡氣也一個照面就被洞穿,而后就是一陣利劍入肉之聲。

    只見他的身軀在精魄絲的穿透之下,直接被洞穿出了一個個血孔,殷紅的鮮血還在咕咕的往外冒。

    “啪!”

    不止如此,一道清脆之聲陡然在精魄鬼煙中響起,此人只覺得頭顱一緊,被一只手掌給蓋在了天靈上。

捕鱼达人 天天送金币 新疆体彩11选5开奖公告 青海快三一定牛 换股 山西快乐10分一点技巧没有吗 辽宁十一选五计划如何下载 伊利股票代码是多少 河北20选5复式对照表 玩数字三彩票技巧规律 福彩3d最准双飞 怎样股票短线 杭钢股份股票吧 秒速时时彩玩法心得 股票入门视频教程 江西十一选五彩经网 家彩开奖3d试机号 股票涨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