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閣 > 玄幻小說 >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 第622章 未雨綢繆
    用過午飯。

    張楚在風不覺的陪同下,緩步從偏廳走出。

    路過前院時,張楚又見到了那頭名為“玉尊”的麒麟。

    它躺在荷花池畔,慵懶的甩著牛尾曬著太陽。

    張楚不由的放慢了腳步,悄悄默默的打量那頭麒麟。

    玉尊似乎感應到了他的目光,抬起一人高的龐大頭顱瞥了他一眼。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張楚竟然從玉尊的眼神里,讀出了輕蔑……

    他竟然被一頭畜牲鄙視了?

    更令張楚無語的是。

    玉尊這一眼,竟然讓他感覺到了壓力!

    他可能……還真打不過這頭畜牲!

    張楚:……

    走出風家大門。

    張楚回過頭深深的眺望了一眼這座依山傍水的龐大宅院,心頭輕輕的念誦了兩個字:升天……

    這個消息,應該是他此行唯一的收獲了。

    雖然直到現在,張楚依然感覺,這事兒是一場陰謀。

    是那些進無可進的上位者們,共同編織的一出美夢。

    但風四相鄭重其事的態度,又令他不敢忽視這個消息。

    這里畢竟是大離。

    不是他生長的華夏。

    這里有能開山裂石、斷江蹈海的氣海大豪。

    這里有一百多歲還能力敵十萬軍的飛天宗師。

    所以華夏的歷史和科學,都套用不到這里。

    以飛天宗師沖天而起千百丈,凌空虛度十萬里的非人本事來看,極有可能真有“升天”這個事。

    就算……

    就算沒有這個事。

    只要一萬人里有一千個人相信這是真事。

    九州江湖也必會掀起遮天蔽日的腥風血雨!

    誰不怕死呢?

    越老越怕死呢!

    “老家伙擺明了要我讓出玄北武林盟主之位,卻又堅持要我晉升飛天之后再行交接……”

    張楚緩步穿越山林,心頭若有所思的嘀咕道:“是不是,也有這件事的因素在內?”

    他覺得自己可能是想多了。

    但此事牽涉甚大,他寧可多想一點,也不想被人賣了還在幫別人數錢。

    而且這也不能怪他過分解讀。

    自風四相將玄北江湖掌舵人的位置交給他以來,他私下里攏共也就見過風四相兩面,風四相的每一句話、每一個細微的神態變化,他自然都要反復琢磨。

    越琢磨。

    他就越覺得今天風四相說的那些話里,藏著貓膩兒。

    總有一種拿他頂雷,再讓那個什么勞子項飛田來摘桃子的感覺。

    風四相是什么人?

    他會信口開河,扯一些毫無根據的淡?

    他既然刻意提到了升天之事,那么此事必有后續!

    無論是哪種后續。

    只要波及到玄北江湖,他這個玄北武林盟主就首當其沖!

    這種時候。

    風四相跟他提玄北武林盟主之位的交接事宜,卻又執意要等到他晉升飛天之后再行交接……怎么看,都不對勁兒!

    說是玄北江湖一家親。

    但他張楚一個野路子出身的江湖中人,怎么能和他們這些飛天世家的子弟相比?

    連張楚自己都是有什么好事兒,先考慮自己人。

    那些個飛天大佬,怎么可能大公無私到沒有親疏之分?

    如果他們當真已經大公無私到沒有親疏之分,又怎么會內定玄北武林盟主?

    再者說。

    時間也不對。

    張楚剛才已經試探過了,風四相根本就看不穿他現在的修行進度。

    他去歲才晉升四品。

    按照正常的修行進度,他少說還得積累七八年,才能沖擊飛天!

    先別驚訝!

    七八年都還得是在一切順利的前提下。

    絕頂四品和三品飛天之間,看起來只有一線之隔!

    但這一線之隔,是天壤之別!

    強如梁源長,都在絕頂四品的位置上卡了七八年。

    張楚憑什么能例外?

    ……

    張楚憑什么能例外?

    其實武者沖擊飛天境,也很像開車。

    武者本身是車手。

    而萬民意這種外力,則是汽車。

    車手的車技,決定了能不能抵達終點。

    而車子的性能,決定了什么時候抵達終點。

    張楚的飛天路,之所以能走得這么快,有兩大原因。

    最根本的原因,是他領悟的“無雙”之勢,走對了路。

    說他走對路,既是指“無雙”之勢堂堂正正,是有化作飛天“意”潛質的勢;也是指“無雙”之勢和張楚麾下的北平盟發展相輔相成,事半功倍!

    而外力的因素,則是去歲北疆一戰,張楚這個北疆戰場上風頭最勁的“玄北雙壁”之一,用一連串捷報,在燕西北三州收割了海量的萬民意,一波就將張楚推到了飛天境的門檻前,讓他看到了飛天境的風景!

    再加上北平盟作為一個制霸十二郡江湖的龐然大物,就像是一臺大功率的萬民意制造及,無時無刻不在給張楚這個擁有者提供磅礴的萬民意助他修行,他一天之功,相當于其他絕頂四品七八日的苦修!

    雙管齊下,張楚就變成了開著更換了賽車發動機的AE86,走秋名山的藤原拓海,一路用下水道過彎,各種彎道超車,旁人要半個小時才能跑完的秋名山,他“唰唰唰”的三分鐘就能跑完。

    ……

    一群老幫菜,要張楚交出玄北武林盟主的位子,卻又擺出一副可以等上七八年的姿態。

    這不是有貓膩兒是什么?

    既然愿意等上七八年。

    又何必現在就和張楚說這個事?

    又不是皇位。

    還得先弄個太子候著……

    張楚越想越覺得不踏實,心頭慎重的嘀咕道:“無論如何,在立地飛天之前,還是先低調一些為好!”

    思及此處,他忽然又想起一事來:謝君行,去西涼州殺人去了……

    當下。

    他猛的一皺眉頭。

    心頭的第一反應,就是即刻派人趕往西涼州通知謝君行,停止行動。

    但這個念頭剛剛一冒出來,立馬就被他自己給否定了:來不及了!

    謝君行,先他兩日離開太平關。

    至今已經七天了。

    按照路程來算。

    謝君行四天前就已經抵達西涼州。

    要是他動作快一點,只怕都已經弄死那兩個七品小輩了!

    就算謝君行謹慎一點,還未動手。

    張楚現在派人趕赴西涼州通知謝君行,至少也得花費五六日時間。

    怎么都來不及。

    此念一生,張楚思緒一轉,立刻就開始思考如何收場。

    謝君行此行必會功成。

    這是毫無疑問的。

    那廝好歹也是西涼州的地頭蛇,大半輩子都在西涼江湖廝混。

    要有心算無心的前提下,都還弄不死兩個七品小輩……張楚一定給他買塊豆腐,讓他自個兒撞死算逑!

    謝君行是地頭蛇。

    天行盟在西涼州也是地[棉花糖小說 www.mhtxs.top]頭蛇。

    張楚不認為,謝君行的行動,能瞞過天行盟。

    一旦事發。

    那么就有兩個結果。

    第一結果,扯皮。

    這好說,無外乎雙方打打嘴炮,交換一些利益。

    在此之前,張楚有八成把握天行盟會選擇這個結果。

    謝君行去殺的,是天行盟大長老白橫的衣缽弟子,和天行盟二長老燕長青的獨子燕驚鴻。

    這兩塊料在天行盟的地位,還不如謝君行和石一昊在北平盟的地位呢。

    至少張楚這個北平盟盟主,無論多強,都還只是個氣海。

    而天行盟盟主魏長空,可是實打實的飛天宗師!

    那兩塊料就算怒到爆炸。

    也沒有繞過魏長空指揮天行盟跟北平盟開戰的資格!

    而處于魏長空這位天行盟盟主的角度,拿整個天行盟為代價,替兩個七品小輩報仇,顯然怎么看都不劃算。

    不過,這是之前。

    現在,張楚沒這個把握了。

    第二個結果,開戰。

    正常情況下。

    張楚是不懼與天行盟開戰的。

    論強者。

    飛天不出,他張楚就是燕西北最強氣海,天行盟三大長老撂一塊,都不夠他一把刀砍的。

    論人手。

    他北平盟紅花部八千弟兄,大部分去年才經過沙場砥礪,豈是天行盟那些散兵游勇可以比擬的?

    但現在的情況,明顯不正常。

    張楚擔憂,魏長空會親自下場。

    兩百年一次的天地界限大開,爭奪唯一的升天之機,是什么群體在爭奪?

    當然是飛天宗師們!

    無論升天之事是真是假。

    總之這場腥風血雨一旦掀起來,往日稱雄一方的氣海強者們,只怕連棋子都做不了,只能淪落為炮灰!

    長生不死啊!

    多大的誘惑!

    張楚怎么看都覺得,大離的飛天宗師們不可能再像往日一樣克制著,讓底下的氣海大豪們出面一爭長短。

    若是這種大事都還讓底下人出面爭奪。

    他們練武還有什么意義?

    因為兩百年一次的天地界限大開,九州的飛天宗師爭奪唯一的升天之機。

    飛天不出的潛規則……

    只怕要打破了!

    玄北州地處九州北方邊緣,遠離九州腹地。

    張楚的觸角,也只觸及了燕西北三州。

    他不知道其他幾個州現在如何了。

    如果其他幾個州,現在還沒有飛天宗師打破這個潛規則。

    那還好。

    魏長空不一定有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的勇氣。

    可如果其他幾個州,已經有飛天宗師打破了這個潛規則……

    那張楚自忖,他若是魏長空,必然會借此機會平推了北平盟!

    只要速度夠快!

    先造成既定事實!

    就算是后邊玄北江湖的飛天宗師們反映過來,了不起也就是大家開片群毆上一場了事!

    反正張楚不信,玄北江湖的飛天宗師們,真的會為了維護八竿子都打不著的后輩們,和西涼州的飛天宗師們生死相搏!

    易地而處,張楚自己都不會!

    頂多,聯合眾人威逼魏長空交出一些重要利益作為補償……

    這種做法,或許冷血。

    可真正熱血的人,是很難活到成為上位者的那一天的。

    這世間有太多的不平事。

    如果這也管,那也管。

    這也拼命,那也拼命。

    就算是屬貓的,有九條命,該早該涼透了!

    就算是張楚。

    如今也只能做到不去傷害弱者。

    再也做不到為了弱者去拼命了。

    如今他的熱血和情義,僅限太平關和北平盟。

    因為,他不單單只是張楚了。

    他還是知秋、夏桃、李幼娘的丈夫。

    小太平、小錦天和石頭的父親。

    還是好些人的堂主。

    好多人的幫主。

    幾萬人的盟主。

    他不能再由著自己的性子,動不動就拎著刀子去跟人拼命。

    推己及人。

    他這樣。

    旁人自然也這樣。

    ……

    張楚一踏進大劉和紅云的落腳處,二人就一起迎了出來:“楚爺。”

    張楚點了點頭:“大劉,去飲馬,咱們稍后就出發。”

    大劉揖手應了一聲“是”,扭頭就走。

    紅云見狀,心知張楚這是有急事要吩咐自己做,不然不會一見面就支走大劉。

    果不其然,大劉剛剛離開,她就聽到張楚道:“三件事,加急!”

    “第一,傳我命令,西涼堂堂主孫堅即刻率西涼堂精銳,暗中回轉太平關,不得有誤!”

    “第二,傳我命令,青葉部部長羅大山即刻代我發布盟主令,北平盟上下就地拆分,由明轉暗,沒我的命令,不得重新搖旗聚眾!”

    “第三,傳我命令,風云樓除天風與你這一支外,所有密探暫停手中任務,新目標,天行盟及其盟主魏長空,無生宮及其天王洪無忌,但有異動,即刻回報!”

    他語速并不急促。

    但語氣十分沉凝。

    這令紅云知道,又要發生大事了。

捕鱼达人 天天送金币 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表 中国核电股票 河北11选五任三 大智慧手机炒股软件 山西11选5遗漏top10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大跌的股票会大涨吗 七星彩808cp·com湛江 赌3个色子猜大小技巧 福建十一选五专家推荐预测 什么是股票怎么玩 福建快3开奖结果-开奖历史 河南快三和值跨度表 幸运赛车投注 博彩机 江苏福彩快三遗漏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