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閣 > 都市小說 > 這個廢物你惹不起 > 第667章
    嚴儼用玄鐵重劍指著汪信,劍尖上,本來還流淌著楚冠男的血花,剛剛被嚴儼吹落了。不過,還是血紅一片。

    汪信很想跪在嚴儼的面前,但是,由于被嚴儼點了穴道,汪信全身動彈不得,根本沒法跪下。

    但是,汪信的臉上,已經沒有一點兒血色,一片蒼白。

    汪信從來沒有這么害怕過!

    要知道,在汪信看來,他的師妹楚冠男,應該是世間最漂亮的女人,卻被嚴儼說殺說殺了!

    因此,汪信確信,他的生與死,只在嚴儼的一念之間!

    生死關頭,汪信早就不知道尊嚴為何物了,他不停地向嚴儼求饒。看他那個樣子,似乎只要嚴儼饒了他,他寧愿認嚴儼為八百代祖宗。

    嚴儼用玄鐵重劍指著汪信,說了一句:“你和楚冠男的師傅,叫什么名字?”

    嚴儼問這句話的時候,并沒有指望汪信說出“獨孤傾城”這四個字。

    汪信卻不假思索地說:“我師傅名叫譚思秋。”

    這下輪到嚴儼愣住了,他問:“你是如何知道的?”

    汪信但求活命,早已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了,趕緊說:“有一次,我有急事,尋找師傅,結果,在一個墳墓前找到了師傅,那個墳墓前,有塊碑,上面刻著:‘先夫秋瑜之墓’,下面是‘未亡人譚思秋敬立。’”

    從汪信的話中,嚴儼立即得出了兩條重要的信息:其一,汪信和楚冠男的師傅名叫譚思秋。其二,譚思秋有一個名叫秋瑜的丈夫,早已死了。

    從這兩條信息之中,嚴儼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汪信和楚冠男的師傅,絕對不是獨孤傾城!其一,名字對不起來。倘若是獨孤傾城轉世重生的話,以獨孤傾城的驕傲,絕對不會用“譚思秋”這個名字,因為獨孤傾城向來以她的名字為驕傲,以她的姓氏為驕傲,在獨孤傾城看來,“獨孤”是天下最為高貴的姓氏,顛倒過來就是‘孤獨’,很符合獨孤傾城的個性。其二,那個譚思秋要是和獨孤傾城是同一個人的話,絕對不會把“先夫”寫成秋瑜!

    因為在前八世的時候,嚴儼的名字,并不叫秋瑜!

    嚴儼想了想,再次問汪信:“你和楚冠男的師傅譚思秋,是不是特別喜歡下圍棋?”

    汪信說:“我師傅只愛擺殘局,并不愛下圍棋。”

    嚴儼立即問:“你是如何得出這個結論的?”

    汪信說:“我師傅只教授我們殘局,從來沒有和我們下過圍棋。”

    嚴儼想了想,收起了玄鐵重劍,手指朝著汪信虛指一下,一股有質無形的內力,只指汪信的身體,解開了汪信的穴道。

    嚴儼向汪信擺了擺手,如同打發一只喪家之犬:“天涯有多遠,你就滾多遠!”

    汪信如獲大赦,剎那間,急急如漏網之魚,惶惶如喪家之犬,展開了輕功,一下子躥出了幾十里。

    估計嚴儼追不上了,汪信心中的怨毒發作了,忍不住高聲呼道:“臭小子,你完了!我師傅她老人家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你一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嚴儼自然聽到了汪信的話。

    要是嚴儼追趕汪信的話,一定能夠追上,但是,嚴儼只是一笑了之,并沒有追。

    嚴儼沒有追趕汪信,而是縱之遠去,一共有三個原因。其一,知道了個子矮小的譚思秋不是獨孤傾城之后,嚴儼心中的那股暴戾之氣已消失了。其二,以嚴儼的驕傲,很想看一看汪信的師傅譚思秋,到底有多么大的本事?第三個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嚴儼想從譚思秋的手上,看看有多少武功,與獨孤傾城相似或者相近。

    在前八世的時候,嚴儼最為親近的人,就是獨孤傾城!據嚴儼所知,獨孤傾城的武功,包羅萬象,很多人眼中極為難學的武功,獨孤傾城卻是一學就會,一會就精。

    在前八世的時候,嚴儼見過了太多的天才,也見過了太多的天才的隕落!但是,在嚴儼看來,世間最為聰慧的人,就是獨孤傾城!可以說,獨孤傾城,是美女中的美女,天才中的天才!

    嚴儼相信,假如譚思秋是跟獨孤傾城學藝的,那么,一定能從譚思秋的武功中,看出一些端倪!

    放任汪信逃走之后,嚴儼的目光落在了楚冠男的尸體上,感到大煞風景。

    于是,嚴儼決定,先處理了楚冠男的尸體。

    當下嚴儼雙掌環抱,如抱圓球,一手正運“鯤鵬功”,一手逆運“鯤鵬功”,兩股內力對撞之下,一個火團產生了。

    嚴儼雙手一振,那個火團飛向了楚冠男的尸體。

    不到半分鐘的時間,那個火團就吞噬了楚冠男的尸體,連同地上的血跡。

    奇怪的是:在吞噬了尸體和血跡之后,那個火團就消失了,化作了一道輕煙。

    嚴儼揮了揮衣袖,那一道輕煙也就消失不見了。

    然后,嚴儼就開始練功。

    嚴儼確信,他與獨孤傾城相見的時刻,越來越近了!

    但是,如果武功跟不上的話,即使與獨孤傾城見了面,又能如何?只能是自取其辱!

    因此,打鐵還得自身硬,沒有高強無比的武功,一切都是零,一切都是空談!

    嚴儼比任何時候都渴望自己強大起來!否則,就是見到了獨孤傾城,又有什么意義呢?

    嚴儼現在已經很清楚了:獨孤傾城天生就是一個崇拜強者的人!她只崇拜比她更強的男人!

    在前八世的時候,嚴儼與獨孤傾城,也算是琴瑟和諧了,但是,嚴儼知道,那個時候,獨孤傾城看中的,是他的強大,并不是他這個人本身!

    嚴儼相信,秦落雁和駱洛神,與獨孤傾城是不一樣的女人。即使他現在一無所有了,即使他現在失去了所有的武功,乃至重新成了一個廢物,秦落雁和駱洛神,依舊會對他不離不棄。

    嚴儼實在想不到,在這個海底世界,竟然有著如此充沛的靈氣!

    嚴儼盤腿坐在地上,練起了“鯤鵬功”。

    嚴儼很喜歡“鯤鵬功”這個名字。

    還在前世的時候,嚴儼就知道,“鯤鵬功”的名字,來自于一本古書,那本古書的名字,叫《逍遙游》。

    這還是獨孤傾城告訴嚴儼的。

    雖然現在已是轉世重生的第九世,嚴儼至今依然清晰地記得,在第一世的時候,獨孤傾城用她那無比空靈、無比曼妙、宛如天籟的聲音,在風雨中吟唱:“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大,不知其幾千里,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云。”

    當時,嚴儼向獨孤傾城詢問這些話的出處,獨孤傾城告訴他:這些話,來自于另一個空間,那個空間,叫地球,地球上有一位哲人,叫莊子,那些話,便是出自莊子的《逍遙游》。當時嚴儼只是一笑了之,并沒有在意。

    只到這一世的時候,嚴儼竟然轉世重生在了地球!但是,在血脈蘇醒之前,嚴儼并沒有前世的記憶,自然不知道他是九轉天帝之身。一直到了在碧玉山莊,他被嚴歡打“死”,然后,死而復生,血脈被激活,有了前世的記憶。也就有了與獨孤傾城的點點滴滴。因此,嚴儼瞅了個時間,閱讀了莊子的《逍遙游》,甚至閱讀了莊子這個人。

    在嚴儼閱讀莊子的時候,駱洛神恰好在身邊。前世的駱洛神,與今天的駱洛神,性格發生了變化,前世的駱洛神,對嚴儼非常崇拜和愛慕,在嚴儼的面前,心甘情愿地當一名小學生。但是,今世的駱洛神,對于嚴儼,有愛慕而談不上崇拜,而且,向來以學霸自許的駱洛神,在嚴儼面前好為人師,甚至一度給嚴儼講解起了莊子及其著作。

    前世今生,諸般念頭,紛至沓來,嚴儼先是心中頗不安靜,漸漸地,物我兩忘,全神貫注地練起了“鯤鵬功”。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嚴儼緩緩地睜開了眼,只見周圍的一切,都沒有變化,變化的只有自身!

    嚴儼清楚地覺得,他的“鯤鵬功”進步了不少,雖然距離沖擊第八重,還不知有多么長的路要走,但是,肯定在往前走了。

    練了幾天之后,估計駱洛神等人快要到了,嚴儼便出了鐵塔,在巨人島上守候著。

    巨人島,還是嚴儼自己命名的。

    第三天上,小霜在前,蝙蝠獸在后,降落在了巨人島上。

    白云子、青竹大師、夏荷等四位婢女、秦落雁、駱洛神先后從蝙蝠獸的身上,走了下來。

    白云子和青竹大師向嚴儼遙遙拜倒,一個口稱“師傅”,另一個口稱“師祖”。

    盡管當著白云子師徒的面,當著夏荷等四位婢女的面,當著秦落雁的面,駱洛神還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向嚴儼說:“儼哥哥,你想我了,是不是?”

    嚴儼只好說“是”。

    受里面的空間所限,嚴儼讓蝙蝠獸等候在外面。然面,小霜在前,嚴儼背負著駱洛神跟在了小霜的后面,再依次是夏荷等四位婢女,秦落雁。白云子和青竹大師跟在最后面。

    眾人之中,以駱洛神最為驚訝,不時地發出驚嘆聲。

    很快,嚴儼帶著眾人,來到了斬殺楚冠男的地方。

    小霜問嚴儼:“主人,繼續往前走嗎?”

    嚴儼稍一思索,點了點頭。

    駱洛神伏在了嚴儼的背上,嘀咕說:“這么多人,吃什么,喝什么?”

    駱洛神的話,提醒了嚴儼。

    要知道,在場的人中,嚴儼和秦落雁就不用說了,就算是白云子師徒和夏荷等四位婢女,放在地球上,也都是無敵的存在。內力高深了,對于饑渴的承受度,要遠遠超過普通人。

    但是,駱洛神不會絲毫的武功,對于饑渴的承受度,也就與普通人沒有什么不同。

    就嚴儼感到驚喜的是:拐了三個彎之后,面前出現了一大片綠油油的植物,從形狀上看,有些像是小麥苗。

    以嚴儼九世為人的經歷,知道這些植物名叫“次麥”,是可以食用的。

    而且,在那一大片次麥的邊緣,有一眼水井。

    嚴儼嘗了嘗井水,竟然是淡水!

    水井不遠處,建有三間簡陋的石屋,屋內有石床,還有一些生活用具,準備是石器。

    嚴儼明白了:這個地方,是楚冠男的住處!

    嚴儼心中暗想:“楚冠男的師兄汪信逃走的時候,一定經過這里。但是,他沒有把這一切毀掉,看來,他逃得比較匆忙。”

    秦落雁一路走來,不禁喜形于色:“三少爺,這個海底,靈氣十分充沛啊!”

    嚴儼說:“是的,咱們就住下來,在這里練功吧。”

    聽了嚴儼的話,白云子師徒、夏荷等四位婢女,皆是面有喜色。

    唯有駱洛神說:“這里有枯燥了!不過,既然你們愿意呆在這里,我也只好奉陪到底了!”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嚴儼、白云子師傅、秦落雁、夏荷等四位婢女,都在三間石屋的周圍練功。

    駱洛神則是百無聊賴,不過,幸好有圍棋,實在悶得厲害,駱洛神就和嚴儼或者秦落雁下棋。

    駱洛神的棋藝,比嚴儼差了一截,卻在秦落雁之上。

    這一天,當嚴儼和駱洛神在下圍棋的時候,駱洛神突然說了一句:“儼哥哥,單是從圍棋上看,你就是九轉天帝了!”

    嚴儼微微一笑:“說一說你的推論。”

    駱洛神說:“我記得很清楚,在咱倆十二歲的時候,都會下圍棋了,你比我下得稍好一些。后來,你失去了所有的記憶,自然不能下棋了。而我,在你失去記憶的那段時間內,何以解憂?唯有圍棋。然而,等到你血脈恢復之后,棋藝一下子比我高了許多!這怎么可能?只能有一個解釋:你是轉世重生的,是我父親所說的九轉天帝!”

    嚴儼笑了起來:“在我血脈蘇醒之初,咱倆在碧玉山莊你的閨房里,下了十幾盤圍棋。那個時候,其實我是讓著你的。”

    駱洛神知道嚴儼所說的是實話,卻哼了一聲:“你哪里讓著我了?還不是讓我輸了?你應該讓我贏才是啊!”
捕鱼达人 天天送金币 海南天天麻将下载安装 浙江省体彩6 1开奖结果 四肖期期中免费资料 广东麻将开好友房版本 中天科技股票分析 多多棋牌官网 福建11选五怎么中奖 正版免费综合资料大全小说 麻将来了破解版下载 意甲和德甲哪个水平高 信誉好的棋牌游戏排行 福利彩票上海时时乐 二肖四码长期大公开 免费玩的东北麻将 股票行情软件下载排 pc蛋蛋分析软件